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首页 - 考试动态正文

课标卷语文试题命题趋势预测及备考建议

2017-09-08 作者: 周文强 来源 : 重庆市垫江第一中学校

广告

课标卷语文试题命题趋势预测及备考建议

重庆市垫江第一中学校周文强

2017年高考,将是许多老师学生心中永远的痛。

试卷题型的改变,打了师生一个措手不及。教训是深刻的,那么之后我们应该如何备考?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磨刀不误砍柴功,欲工其事必先利其器,有必要对2017年的试题进行一次再回首。

在前文中我已经分析了课标卷的变化,同去年(2016)一样明年的考试趋势也可能会出现两种情况:试卷结构题型相对稳定,不会再像2017年那样出现较大调整,那么剩下的问题:难度会不会增加?

从大尺度上考量,或在二难选择中我们似乎可以轻易得出答案:

广度增加,难度必然降低。

这是铁板钉钉的吗?那未必!

2017年选考变必考,并借此完成了一次华丽的转身,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但又不能让我们痛死,于是降低难度,以课标卷的尿性,会浪子回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

命难题易,命简单题难!

怎样体现高考区分度、选拔功能,难度是命题人的法宝,他会轻易放弃这一杀手锏?

须知,命题者与应试者的博弈永远不会消弭,其相爱相杀会到永久。

从惯性来说,2017已经给了应试者一次逃出生天的机会,你能抓住、抓准?

所以明年试题难度增加似乎顺理成章。

忽然就想起了重庆市2015年的高考,当时一本分数线达到了惊人的572分,这个记录恐怕将会长时间无法打破。难道是这一年考生的小宇宙大爆发,使得录取分数线比前些年高出近50分,非也!大约是最后一年自主命题罢,重庆考试院任性了一回(算不算最后的疯狂呢),可这对大家来说,无异于一个天大的笑话,习惯于刷难题的我们早就走火入魔,尤其是那些名校,誓死不答应。

难怪呢!做惯了奴隶的我们被虐起来已经是不要不要的咯!

这种情形下如何备考?

首先要过大阅读关。

小说散文,人物传记与新闻,我们应该如何取舍?我们有必要豪赌一把吗?不必!小说和散文,始终是文学作品,二者有交集,只是体裁上的差异罢了。求同存异,是不二法门。建议在复习时,二者可同时进行,找出其中异同点,尤其是在术语上的区别,避免张冠李戴。

考生应注意这一点:课标卷的小说的情节往往进行了淡化处理,甚至有散文化,诗化的倾向。如果不明确指出,我们很难分辨它们的“雄雌”,如《峡谷》、《古渡头》。今年课标卷甲卷的散文命题,是有意识地淡化了体裁特征,表述时用了模糊的“文本”一词。

人物传记与新闻,二者共同特征“写实”。决定了命题的侧重点,在筛选整合信息上,况且在目前的试卷结构下,实用类文本暂时只能考一个主观问答题,谁都明白会考什么。

另外,今年三套课标卷中,甲丙卷选择了散文,乙卷继续考了小说,三卷都考的是新闻,意味着什么?考了多年的人物传记会淡出高考的舞台吗?

极有可能。

纵观课标卷结构,人物传记实际上有两道大题,一是文言文,一是现代文大阅读中的人物传记,二者实际上已构成了某种意义上的重复,因此今年的试题中人物传记消失就在情理之中了。

综上,大阅读已不是问题。

如何应对2017试卷中的新题型呢?也是问题。

语言文字运用中连贯题(选择题)被“得体”代替,又有什么玄机?

实际上,命题者对连贯题可谓情有独钟,在语言文字运用中课考查了两次:一个是选择题,一个是填空题(补写句子)。2016年前,这两个题的难度相当大。2016年选择题变成了选虚词,难度降低。2017年被得体取代,理所当然。“简明连贯得体准确形象生动”这些考点中,“简明准确”可以在病句中考,“连贯”在补写中考,剩下的只有“得体形象生动”了,而“得体”又和中国传统文化联系密切,不考它考谁?

别慌,“得体”这个知识点很死,可以说是一个古代的文化常识题,考查空间极其有限,所以这个小题注定多灾多难,时常有被取而代之的危险。

2017年最后一个语言运用题是最新鲜的,新则新矣,无奈,前面有答例的范例,这在高考试题中是极为罕见的。无他,降低难度,消除陌生感,估计明年会取消示例。本质上,它仍是一个考查逻辑推理能力的题。对逻辑知识的考查,毕竟还是命题者的最爱。可以预测的是,这个题的寿命也不会很长久。一言蔽之,放在病句里面也是可以的。

作文,最让人捉摸不定。任务驱动型作文又升级了,而其核心要素“对比权衡选择”依然未变,防套作的目的昭然若揭。不管它七十二变,只要抓住了猴子尾巴,定让它无所遁形:一事一议,就事论事,就事论理罢了!整洁的卷面,入体(尤其是议论文的结构)的格式,是作文的基本要求;清晰的表达,通畅的语句,深刻睿智的见解则需平时的点滴之功。多关注社会热点,时时浏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媒体的时评文章,用心思考,用心写作方是不二法门。

丙卷作文是个异数。2016年原则上是个新材料作文,2017年则是一个副标题作文(本人预测了两个热点,其中一个就是高考40年),都有宿构之可能,当然也给学生留下了较大的开口,表面上有难度,实则区分度不大。

最后回到难度的话题,如果明年高考试题难度稳定的话,则对考生是莫大的福分。2017届考生更多的是被打了冷不防,好多是被吓死的(在前文已有论述),如果给他们一年的机会,相信他们会笑着走出考场,而不是笑着进去,哭着出来了。

明年呢?相信你已成竹在胸罢!

2017年6月14于垫中霞云池畔监考间隙

微信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