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首页 - 考试动态正文

高考命题方式正进行改革 温儒敏关于高考语文改革的观点引广泛关注

2017-11-15 作者: 教师投稿 来源 : 大鹏语文网

广告

“大家注意了,高考命题方式正在进行很大的改革,而且在悄悄地改”——阅读速度,以前卷面大概7000字,现在是9000字,将来可能增加到1万字;阅读题量也增加了,今年的题量,不是题目的数量,是你要做完的题的体量,比去年悄悄增加了5%-8%。

来自中青报的报道,近日,在2018第五届“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启动仪式现场,“部编本”语文教材的总主编、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关于高考语文改革的观点引起圈内人士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在中学语文教育领域,温儒敏先生是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旗帜性人物,他的观点对于当前中小学语文教学、中高考语文改革都具有风向标的意义。

温儒敏谈高考语文改革

观教君梳理了一下,温儒敏当天所透露的多个观点值得圈友和家长们高度关注:

▶“语文高考最后要实现让15%的人做不完。”

▶高考语文阅读面也在悄悄变化,哲学、历史、科技什么类型的内容都有。

(前年考的阅读题是古代货币制度。之后他们做了一个调查,99%的学生从来没有关心过,没有看过这个题目,老师也没有注意过。去年考的阅读题跟文学有点关系,就是比较文学,里面有很多概念,一般的中学生也看不懂。这说明现在阅读的要求远远高出了中学语文教学平时教的那个水平。)

▶高考阅读题的变化趋势,“那种思辨性,那么复杂,那种扩展,就是你想不到的,对女生特别不利!”

(女孩子中学喜欢读小清新、小文艺、小立志,喜欢词很美的文章。这些符合那个年龄段的审美趣味。可她们马上读大学了,就要开始更多地考虑思辨,面对很复杂的逻辑。)

▶教改必须在中学阶段用高考来撬动,来推动阅读,推动写作的教学。

▶高考语文现在文学类也要考,应用类也要考。否则,语文课堂不讲诗,不讲散文,不讲小说,最终中国的文学教育也崩溃了”。(高考以前爱考实用文,一个文学类,一个应用类,二选一,“有一年考了刘震云的一篇小说,结果选他的文学类题目答题的只有8%~15%。剩下大部分考生选了应用类的。我们发现之后,第二年就调整了。)

▶“高中语文特别是高中作文教学,全线崩溃!”

▶高中课程将有颠覆性的变化。对高一,有一个基本的设想,每个学期应安排6~8次的写作。其次要有文学写作,比如写诗,要学生模仿写诗、写小说、写散文、写戏剧。

▶为什么要倡导文学创造?并不是要学生写得多么好,以后变成一个诗人。而是通过“模仿写诗,来感觉那种语言的超越,语言的变型。语言有时候不能穷尽,情诗就要说出变型的话,这就是诗。让孩子们懂得语言的这个特点,最终是一种情感训练、思维训练,也是对语言的一种感觉。改革还要让孩子们写剧本、改编剧本,写散文,写小小说。”

延伸阅读:高考试题增加了阅读量,考生和教师如何应对?

梳理近三年的北京高考语文试题,阅读量增加成为日益清晰的改革趋势。

2015年高考语文北京卷的突出特点之一是文字量大增,考生阅读能力成为试卷考查的新看点。当年北京高考语文卷首次设置长阅读考查,整张试卷文字量达到8500字左右,比去年增加了1300多字。

此外,结合阅读来考察学生的综合能力不仅仅体现在语文卷中,而且在理综、文综、文科数学等多个学科都有不同程度地加大。

2015年语文卷在结构上给广大考生一个深深的震撼:试卷一改过去开篇就是拼音题、挑错别字题的结构,而是三段非连续性文本的阅读,大量的文字内容给考生视觉形成强烈的冲击。这种结构在北京高考历史上尚属首次。

“实际上阅读文本增加了2300字,除去新增的1300字,我们通过精简题干等方式节省出1000字给予阅读文本。”北京市教委相关负责人表示,“阅读文本文字量的增加,让我们常说重视阅读不再是空话。”

北京市去年11月发布的《北京市中小学语文学科教学改进意见》透露,今后,本市中、高考语文试卷将增大古诗文、现代文阅读量,增加优秀传统文化内容考查,适当增加主观题的比例,设置“可选择性”作文命题。中华传统文化经典、革命历史题材将更多地成为中小学语文阅读和写作教学的基本素材。

另外,2017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大纲更加强化了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考核,语文增加了阅读量、古代文化常识,数学新添数学文化,汉语科目则加上文言文、传统节日、民俗等内容,物理将以往选考的动量首次列为必考。

语文科目增加阅读量、古代文化常识,“文学类文本阅读”和“实用类文本阅读”都变为必考。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温儒敏表示,以往选考时,选“文学类文本”的学生很少,许多学校都不重视“文学类文本”的教学。这次调整不但能对考生素质做更全面的考查,也将对一线教学中存在的轻视文学审美教育的倾向起到纠偏作用。另外,读书太少始终是语文教学中的一大弊病,如果高考能适当增加考阅读速度和阅读量,可以从一定程度上促进学生养成多读书的习惯,也有助于语文教学的改进。

针对高考语文试题的变化趋势,通州区教师研修中心中学语文教研室主任徐南南表示,当下流行的碎片化阅读、短阅读不利于学生综合能力的培养,要想让学生多读书,教师就要从自身做起,同时,要教给学生速读、泛读、精读等多种阅读技巧,学会深度阅读,不断丰富并积累知识和能力。

北京市顺义区教育研究考试中心高中语文教研员、特级教师刘德水表示,今后高考侧重于考查学生在12年基础教育阶段的学习积累和知识融通、应用能力,靠死记硬背和课本中节选的名著片段是考不出好成绩的,因为上面所说的任何一部名著,学生都不可能在高三一年读完。“这就需要考生不仅要广泛阅读,而且要完整地读原著,考出好成绩。”

相关阅读:考得好,又不把脑子搞死,那才叫水平

近日网上盛传所谓温儒敏语文教育的24个“金句”(也有19个的),原来是从温儒敏的一些文章、讲演中摘录的。谢谢这么关注,也顺便转帖一下,不是什么“金句”,观点而已,仅供参考。重要的还是老师们自己的教学实践。

1.语文或者中文学科,是所有学科中最基础的学科。正如数学家、原复旦校长苏步青所说,如果数学是学习自然科学的基础,语文则是基础的基础。

2.语文学科的目标不光是提升语言运用的能力,还担负着思维能力、审美能力培养和文化传承的使命。语文的功能,不光是提高读写能力,最基本的是培养读书的习惯。

3.就语文而言,平衡应试需要和素质教学的办法就是鼓励多读书,别死扣教材教辅。阅读面宽了,视野开阔了,考试成绩不会差,而素质也会提升上去。有水平的老师是懂得平衡的,而没有水平的老师只会偏向应试。

4.不要每一本书都那么抠字眼,不一定全都要精读,要容许有相当部分的书是“连滚带爬”地读的,否则就很难有阅读面,也很难培养起阅读兴趣来。

5.周国平先生讲到阅读就是最初的恋爱,恋爱搞得全都那么严肃,甚至面目可憎,那怎么可以?我说的“连滚带爬”地读,包括浏览、快读、猜读、跳读,学生可以无师自通,但有老师指导一下,甚至纳入教学,就事半功倍了。这可能是激发阅读兴趣的好办法。

6.为什么应试教育走不出来?不能怪教育本身,这和社会的紧张程度和焦虑感有关。大家总在说优质教育资源太少,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永远是少数。竞争如此激烈,家长如此紧张,应试教育很难抑制。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在方法上做点改进,希望能有些平衡。既让学生考得好,又不把脑子搞死,那才叫水平。

7.改善(应试教育)的办法是提高命题的水平,有一部分题是可以容许不同发挥的,不要标准答案。教学中应当加强思维训练,特别是批判性思维。通过“语用”的学习把思维能力带起来。这是我们语文教学的弱项。

8.在小学初中阶段让学生养成读书的爱好与习惯,那么也就可能打好一生发展的底子。

9.没有课外阅读,那语文教学就只是“半截子”的。新编语文教材主张读书为主,读书为要。抓住这条,就可能化繁为简。语文江湖很大,有各种流派,你提出某种观点,挑刺都会很多,但还是要抓住读书这个本质。

10.要让学生对读书对语文课有兴趣,前提就是语文老师是“读书种子”。可惜现在许多老师都不怎么读书。即使读一点,那也是教辅、文摘、微信一类,是所谓“悦读”,或者只是很功利的职业性阅读。老师不读书,怎么指望学生喜欢读书?我主张语文老师要当“读书种子”,要有属于自己的自由而个性化的阅读空间。

11.我建议把书目的提供和语文教学结合起来。语文老师可以借这个书目来做两件事。

一是激发读书兴趣。你推荐了30本,他能够读3本就不错了,慢慢进入状态,唤起阅读的兴趣。怎么引起孩子们的读书兴趣?不能只是布置阅读任务,我们的语文老师还得想想办法。

第二,就是读书方法。书目不只是介绍书,还提示了读的方法。对中小学生来说,阅读方法的掌握是很重要的,是基本的语文素养。

12.我主张语文教学改革要重视精读与泛读(略读)结合,并且一定要指向课外阅读,把课堂教学引申到课外,和学生们语文生活联系起来。

13.要教给学生读书的方法。除了精读,还有浏览、猜读、跳读、群读,等等,都是有用的,也都需要给具体方法。但是现在的语文课对此很少关注,专家也很少研究。

14.检讨一下,我们有些关于读书的传统的观点是不一定对的,比如“不动笔墨不看书”。在一定的情况下,比如强调读写结合,可以这样要求。但这不应当作读所有书都必须遵循的戒律,凡是读书全都要求“动笔墨”,那就不切实际了。

15.所谓“1+X”的办法,即讲一篇课文,附加若干篇泛读或者课外阅读的文章,让学生自己读,读不懂也没关系,慢慢就弄懂了。这就是为了增加阅读量,改变全是精读精讲、而且处处指向写作的那种教学习惯。

16.怎样教好古诗文的课?最好的办法就是反复诵读,读得滚瓜烂熟,不用有过多的阐释,也不要太多活动,宁可多读几遍、多读几篇。

17.古诗词教学要注重让学生感受诗词音韵之美,汉语之美,也许一时说不清美在哪里,总之是积淀下来,有所感觉了。现在有些古诗词教学过于繁琐,像外科手术,把那种“美”都给弄跑了。

18.写作教学不能停留于教给一些技巧方法,还要教“用脑”。

19.我特别要说说另一种课型的混淆,不管学什么文体,无论小说、散文、诗歌、童话、议论文、科技文,全都用差不多的程序和讲法。有的上诗词课,也要分析主题意义,上童话课,就和小说差不多,还是人物性格、艺术手法等等。不同的文体课型应当有变化。何况课型不变化,没有节奏。老是那一套,学生能不腻味?

微信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