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陶正小说 逍遥之乐 文学类文本阅读理解题

2018-03-13 作者: 陶正 来源 : 语文网

广告

(二)文学类文本阅读(本题共3小题,14分)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4-6题。

逍遥之乐

陶正

人吼,猪嚎,驴叫。扁食,饸饹,面糕……又逛到集市上来了!三十里路,二十里沟,一架大山,有事要办吗?没有。就是想逛逛!

庄里人说起他来,就是一个字:残。可现在,宽宽歇着,晃晃闲串。咋闹的?解不开!年货早办齐了,上集就给小孙子捎了两挂响鞭。他也变得顺情说好话了,何苦钻牛犄角?怪,以前他就想不到这一层,听见好话也得恶声恶气地呛回去。他是残。他老婆没少挨他的鞋底子。咋?干粮里糠掺多了,拉嗓子,豆钱饭熬稠了,费粮食。这阵子莫说打,骂一句的心气儿也没有。老婆子有功嘛,两口肥猪,六十只兔子,窑里还贴着奖状,王秀琴,怪好听的!

他倒闲下了。头几年他拐着腿,咳着痰,不是一样得上山?现在,两口子就把地里的活儿包光了,粮还不少打。山里的野物也稠了,一个个实囊囊的。数那只狐子长得搽大,愣肥!那身皮毛像搽了青油,明光光的!

那狐子像成了精!他天天在山里转,就是打不住。那天碰上了,狐子盯着他看了几眼,还咧嘴笑了笑!怪模怪样的。这要是头几年,他非气个倒仰不可。他打狐子也残,哪个倒运的狐子让他算计上了,就别想活过一个集日。不咬炸子儿?还有枪!砰!没个跑脱!

他没放枪,跟那狐子一起笑了。噫,你个精灵,还晓得逗老汉开心哩!他好像喜欢跟那狐子耍。这怪性情是咋变的?解不开!

“老汉,愣什么?掏钱给娃娃买个玩意儿吧!六毛,便宜!”

以前庄里人说他残,也是怀疑他有钱太精,连洋火都不常使。他没有钱,真没有。这阵子有了,他倒不精了。六毛真不贵,炸药还一块二呢。那炸药性子烈。玻璃茬子调在药里,成山杏大小的圆蛋蛋儿,这就是炸子儿。放在狐子常走的地方,轰地一声,再大的狐子也是个死。可那身皮毛纹丝儿不伤。

那天他刚回,轰地一声,炸子儿响了。噫,那只孤子笑不成了!他还有些为那狐子抱屈。他本来算计过了腊月就不再下炸子了。唉,你个精灵,咋没交好运?

该不是又把谁家的狗炸了吧?

他错炸过大贵儿的一只狗。这狗是全庄的祸害。癞拘。癞人养癞狗,大贵儿打小就不是个正经庄稼人。秋里,家家都拴狗,独独大贵儿让它寻野食,侵害别人的庄稼。

报应。

他没有这么说。他理亏。有理他也不残了。二十块钱赔一条癞狗,庄里人都说他变成个憨憨了。总比说他残听着入耳。

他来到了沟里,可狐子呢?地上有血,还有几撮狐子毛,狐子的脚印有来没去。还有人的脚印儿,有来有去。偷?不能老把人想得那么坏,八成是过路的不晓得规矩。他没有寻那人的脚印儿,弯转身就回庄了。

咦,那不是大贵儿吗?今天该不是来卖那死狗皮的吧?

只见大贵儿雨手揣在皮筒子里,眼皮也不抬。把他牛气的!不就是一张癞狗皮吗?

噫……是张好狐子皮,毛又茸又长又光亮,像搽了青油……

他的心里猛地咯噔一下!

他忽然来了气,横着身子往里挤。前面两人硬顶着不动,还在讨价钱。

“我出三十二块!”这位一起急,把摸指头暗说价的规矩也忘了。

大贵儿还是一股劲儿地拨弄脑壳。

“你这是做买卖的,孬好不让一分钱,也太残了吧?”

咦……残?这是说谁?

他慢慢地把挡在头前的两个人分开,走到大贵儿跟前。

“大贵儿!卖狐子皮呐?”

“啊,啊……”大贵儿惊得像见了鬼。

“这张皮子,咱们爷儿俩讲讲价!”

他把手褪回皮袄袖子里,递过去。大贵的手却一股劲地往后缩,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他硬把大贵儿的手抓住了,拉进自己的袖筒。那手抖得厉害!

大贵儿强笑了。怪模怪样的。嘿嘿,狐子的笑。老汉我到底把狐子打着了。俩儿。

他在袖筒里攥住了大贵儿的指头。“不能出高了。”

“能……能咧,您老,咋都能咧……”

他掏出十二块,塞在大贵儿手里,抓起那张狐子皮,只一抡,狐子皮就端端地趴在了膀子上。茸茸的皮毛蹭着脖颈子,暖洋洋的。

他弯转身子,走了。只听见后面一哇声地吵叫起来。

“咋?三十二块不卖,十二块倒宽宽地送了,你这是耍我们哪?也太残了!”

嘿嘿,残。这可不是说他。他像个打了胜仗的大将军,上了路,哼起信天游来了:

说起这个事事儿真奇怪,

自个儿打了狐子自个儿掏钱买。

老汉我今天情愿当憨憨图个啥?

嘿嘿,解不开!真格解不开!

(选自《北京文学》1983年第4期,有删改)

4.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小说开头一连串短句,活画出农村集市上热闹的场景,迅速将读者拉进小说情境中,也生动地表现了人物逛集市时兴奋、得意的心情。

B.老汉会顺情说好话了,觉得老婆子的名字也好听了,甚至看到狐子笑也觉得开心,说明人物性格较之以前发生了鲜明的转变,这与老汉的生活变化以及时代背景息息相关。

C.老汉市场遇到大贵儿的情节写得妙趣横生。一句“老汉我到底把狐子打着了。俩儿”,表现了老汉对大贵儿的鄙视和找到狐子的得意。

D.小说善于运用多线索叙事手法,以老汉猎狐的故事为主线,以闲逛集市的过程为辅线,不断插叙老汉今昔生活的对比,容纳了大量的人物生活信息,散而不乱。

5.请结合作品,谈谈庄里人为什么说老汉“残”。(5分)

6.小说为什么以老汉哼起的信天游结尾?请结合全文,谈谈你的看法。(6分)

4.(3分)D(老汉猎狐的故事属于插叙内容,是辅线)

5.(5分)①待人刻薄,争强斗狠,说话恶声恶气;(2分)②捕猎凶狠,用尽各种手段捕猎;(1分)③生活上抠门,过分节省,舍不得花钱。(2分)

6.(6分)①以歌声结尾,有利于促使读者思考老汉变化的原因,余韵悠长;(2分)②歌声表现了老汉的豁达逍遥、得意畅快之情,更鲜明地突出人物性格的转变;(2分)③歌声表现出脱贫后的农民心态的积极变化,不再被物质生活的拮据而逼迫,人际关系更为和谐,深化了作品的主题。(2分)

陶正,男 ,汉族。 生于1948年,浙江绍兴人。中共党员。197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1968年赴陕北乡村插队务农,1977年后历任北京歌舞团艺术创作室主任,一级编剧。北京文学艺术家联合会理事。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旋转的舞台》、《月光织成的网》、《重叠的印象》、《第三种死亡》,中短篇小说集《女子们》、《天女》,报告文学《愿有英俊出于中华》,散文《我本随和》,歌词《北京大学百年校庆组歌》,歌舞剧剧本《盛世行》,电影文学剧本《京城缉捕队》等。短篇小说《逍遥之乐》获1983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宗清乐舞《盛世行》获1990年文华新剧目创作奖,歌词《日月同光彩》获1995年全国歌词创作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