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纪东方小说 熟人

2018-03-30 作者: 纪东方 来源 : 语文网

小说:熟人

纪东方

老杜开了一家羊汤馆,我爱喝羊汤,一来二去,我和老杜算是熟人儿了。

老杜的眼贼毒,我离他还有十几米远,他就热情地打起招呼:

“来啦,还是一两肉,加一个羊脑?”

“也没见你抬头,你怎么知道是我来了。”

“离二里地我就能闻出你的味儿来,咱是熟人呗!”

我站在他身后,看他熟练地从锅里捞肉,切肉,上称,拿笊篱在滚滚的羊汤中烫,然后,放香菜,辣椒油、孜然、胡椒。

“那我是啥味?”

“酸味儿。”这家伙知道我喜欢掉几句书袋,说话咬文嚼字,爱拽酸文。

我拿汤匙舀了一口羊汤,麻、辣、咸、鲜、烫,正合我的口味儿。嗯,不愧是熟人。这老杜,真有心计,把熟人的口味都捉摸透了。放啥调料放多少调料,根本不用你说。

正吃间,老杜又招呼上了:“李局,请进,请进,还是来碗红的?来,先坐,坐!”门口闪过一个胖胖的身影,我认识,也算是个熟人---不过我和他熟,他和我不熟。他是地税局办税员,根本不是什么局长,他就在办税大厅里办公,全片儿的个体户都认识他。

老杜手脚麻利,熟练地捞肉、切肉,上称,烫肉,然后,放香菜,辣椒油、孜然、胡椒。爱喝羊汤的都知道,羊汤有黄、黑、红之分,红的是羊汤中的高档品,有瘦肉、羊鞭、羊籽,价钱也贵,要三十多块钱一碗,我看见老杜又切了大大一块瘦肉放进碗里。

待遇真高!同样是熟人,干吗这么巴结?不就是管个税吗?至于吗?我觉得有点嫉妒,一边慢慢吃一边想词儿。

李税务吃得挺快,坐下就吃,头也不抬,啼哩禿噜一通吃喝,抹抹嘴儿。老李急忙递上餐巾纸,殷勤地问:“李局,吃好了?您吃着还合口不?”

“挺好,多少钱?”李税务点点头,一边掏一边问,

“啥钱不钱,提钱就见外了。想吃您就来好了。”

一番争执后,我看见老杜只收了十块钱。李税务匆匆忙忙走了。

“这是谁呀,你的亲戚?”我故意问。

“啊……亲戚。”老杜随口答,我看见他脸上闪过一点不自然。

“你交(需要)的税多吗?”

“多倒是不多,一个月几十块钱----咱是怕-------人家是吃公家饭的,万一有什么事,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吗?你说是不?”

老杜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解释。

一晃三年过去了。我支边三年,当地条件不错生活待遇也挺好,就是想念老杜的羊汤。回来的第二天,我急不可耐地跑到老杜羊汤馆准备大块朵颐。

我站在老杜身后,看他熟练地切肉,上称,拿笊篱在滚滚的羊汤中烫,然后,放香菜,辣椒油、孜然、胡椒。

“今天我是啥味?”

“一股草腥味。”我去的内蒙古草原,老杜知道。

我一笑。坐下,抬头,真是巧,找熟人又碰上熟人了,李税务在里面吃得正香。

李税务吃得还是挺快,头也不抬,也不看人,啼哩禿噜一通吃喝,抹抹嘴儿。老李急忙递上餐巾纸,殷勤地问:“李局,吃好了?您吃着还合口不?”

“挺好,给你钱。”李税务点点头,一边掏钱一边问,

“啥钱不钱,提钱就见外了。想吃您就来好了。’

一番争执后,老杜收了十块钱。李税务匆匆忙忙走了。

“你还缴税吗?”

“像我们这样的个体户,国家政策鼓励,不用缴税了。”

“那你,还怕他什么呢?”

“不是怕,咱是敬啊。”

“敬?”

“是啊。这老李可不一般。你看老李每次总是急匆匆的样子,他就这点吃饭时间。他利用下班的时候跑遍了城里大小三千多家个体户,谁家怎样,他心里都有一本帐。这次地税局搞“建设和谐税务,造福于民”活动,他根据政策,提出税务调整方案,像我们年收入10万以内的,都免征营业税,真的是造福于民啊。把大伙高兴的不得了,都说请他吃饭,他不去,给他送匾,他拦住了;他说他只是执行了国家政策,要感谢,还是要感谢国家,感谢政府,用不着感谢个人。”

“那他准升了。”我怀有一点怀疑心理,他图什么?

“他还是在大厅里办税。听说要调他到市局机关,他没有去。”

“我拿什么报答他呢?不管他吃多少,我只收他十块钱。

老杜的脸上闪过一丝自豪的样子。

微信支付宝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