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2018年高考作文主题预测之芳华与新时代与梦想佳作点评:父亲是个环卫工

2018-06-04 作者: 教师投稿 来源 : 语文网

2018年高考作文主题预测之芳华与新时代与梦想

佳作示例:父亲是个环卫工

文/张雅雯

“爸,在哪儿呢?”

“安和路!”

“还没忙完吗?回家吃饭了!”

“哦,你们先吃,我晚些回去!”

“爸,跟您讲多少次了,您咋闲不住呢?家里又不缺……”

嘟……嘟……嘟……父亲的手机里传出了忙音。

我盯着手机,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对母亲调侃说:“爸可是个大忙人啊,我开车去接他。”

父母养育了我们兄妹三个,连我这最小的女儿也已四十出头。父亲已过古稀之年,本该在家颐养天年,最近却兴致勃勃地做起了环卫工人,还主动提出清扫县城最繁忙的安和路。

我把车停稳后,下车寻找父亲。初冬时节,冷风卷过路旁粗壮的悬铃木,黄叶飞旋。父亲穿着环卫工工服,舞动着扫帚,正将一片片落叶扫成堆,再装进垃圾车里。冷风嗖嗖,枯叶如蝶,围着父亲翩跹翻飞。常常是父亲刚刚费力扫成堆的树叶,又被突然而至的风旋起,扬满大街。于是,父亲便佝偻着身子重新清扫。父亲像个不知疲倦的战士,一次又一次,和冷风、枯叶、纸屑、尘土较量。看着父亲黑皴皴的脸膛,帽子底下花白的头发,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走到低头清扫树叶的他的身边,叫了声:“爸,咱回家去吧。”

父亲抬起头,问:“你怎么来了?”又盯着我的眼睛说:“怎么流泪了?”我尴尬地笑笑,编个理由:“昨天晚上赶一个文案,睡觉少,见风流泪。”

父亲心疼地说:“别太累。”又指指车子说:“你不必开车的。”

回家吃饭的时候,我才突然想起父亲没戴口罩,便责怪道:“爸,我给您买的口罩,怎么不戴?您得过气管炎,肺也不好,整天在街上清扫垃圾,可得注意身体啊!”

父亲端着碗,有滋有味地喝着稀饭,对我不理不睬的样子。

我的“火”更大了:“您为什么非得去做丢人现眼的清洁工呢,哥哥是企业老总,姐姐是大学教授,我是公务员,您缺钱花我们给!您也一大把年纪了,在家种种花,养养鸟,不好吗?非要去受这个罪!您看一楼的王大爷,在院里晒着太阳看报纸。三楼的张大姨,每天去公园跳广场舞……”

“别说了!”父亲把饭碗往桌上一放,声色俱厉。

母亲偷偷向我递个眼色,示意我别惹怒了老头子。

见我停下来,父亲打开了他的话匣子:“孩子,你不理解你爸爸的心啊。40多年前,我身无分文来到这个城市,在安和路的一家小工厂打工。我是个啥都不懂的乡下人,当年你奶奶担心我受欺负,隔三差五背着粮食翻山越岭来看我。但厂里的工友都待我如亲人,吃饭、穿衣、头疼脑热,他们处处照顾我。这么多年过去了,工厂搬了,老厂长和好几位工友也都离世了。安和路也比过去更敞亮,更繁华了,但每当我走在路上,都会想起过往,想起那些好人,浑身就感到温暖,这辈子我遇到的都是好人啊。”

父亲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皱巴巴的手帕,拭去眼角的泪水,略显浑浊的眸子里,透露的依然是深情和执着:“虽然工厂早搬了,但安和路还在,我对这个城市和工友们的那份情还在,我总想着为安和路再出份力,算是对这个城市和热心工友们的回报,现在,我依着我的心愿做点事,觉得很光荣,不丢人啊……”

父亲越说越激动。

我和母亲默默地听着。这座小城是父亲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这里有他火热的青春,有他割舍不下的工厂和工友。这里也是我深爱的土地,我愿意像父亲一样,为这座小城变得更加美好而努力。

窗外,已是万家灯火,霓虹闪烁,小城的夜色祥和美丽。

名师点评

对记叙文而言,最关键的一点是情感塑造。本篇文章又是如何推染出真挚的感情呢?

先以“我”给父亲打电话,父亲压断“我”的电话这一情节,设置悬念。“我”不必四处询问,径直找到父亲所在之处,大量的场景描写,细腻生动,风、土、枯叶、父亲,整个都被裹挟在混沌的天地之间,父亲工作环境的艰苦立现一二。

文章后半部分,通过“我”和父亲对话背后不同观念的博弈,再加上充盈的细节描写,令父亲形象层层剥落,终归于伟大。

本文用字生动、美妙,抒情真挚,韵味深长,触及心灵,值得品味。


资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