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古人面对岁月流逝写的诗词

2019-12-21 作者: 张睿 来源 : 语文网

君看白日驰,何异弦上箭

张睿

对于时间我们总是有太多的感慨,想要抓住时间的尾巴让它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但是时光却总是那么无情,从来都不会为谁稍作停留。

“从来系日乏长绳,水去云回恨不胜”,面对岁月流逝,古人们更是有无限感慨。有无奈,也有欣喜;有憧憬,也有怀念。今天我们就和古代诗人们一起,拾一段时光,听一听岁月流逝的故事。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宋〕·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这是晏殊词中最为脍炙人口的篇章之一。词的上阕绾合今昔,叠印时空,重在思昔;下阕则巧借眼前景物,重在伤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写把酒听歌的现境。从复叠错综的句式、轻快流利的语调中可以体味出,词人开始是怀着轻松喜悦的感情,带着潇洒安闲的意态的,似乎十分醉心于宴饮歌咏之乐。这情境触发了他对“去年”所经历类似境界的追忆:也是和“今年”一样的天气,面对的也是和眼前一样的楼台亭阁,一样的清歌美酒。

然而,似乎一切依旧的表象下又分明感觉到有的东西已经起了难以逆转的变化,这便是悠悠流逝的岁月和与此相关的一系列人事。句中包蕴着一种景物依旧而人事全非的怀旧之感。在这种怀旧之感中又糅合着深婉的伤今之情。作者纵然襟怀冲澹,又怎么能没有些微的伤感呢?

“夕阳西下几时回?”夕阳西下,是眼前之景。词人由此触发了对美好景物情事的流连,对时光流逝的怅惘,以及对美好事物重现的微茫希望。这是即景兴感,但所感者实际上已不限于眼前的情事,而是扩展到整个人生,包含着某种哲理性的沉思。夕阳西下是无法阻止的,只能寄希望于它的再次东升,而时光的流逝、人事的变更,却再也无法重复。“几时回”所折射出的似乎是一种企盼其返、却又情知难返的心态。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此句工巧而浑成。花的凋落,春的消逝,时光的流逝,都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虽然惋惜流连也无济于事,所以说“无可奈何”。但还有令人欣慰的重现,那翩翩归来的燕子不就像是去年曾在此处安巢的旧时相识吗?

在惋惜与欣慰的交织中,蕴含着某种生活哲理:一切必然要消逝的美好事物都无法阻止其消逝,而且消逝的同时仍然有美好事物的再现,生活不会因消逝而变得一片虚无。只不过这种重现毕竟不等于美好事物的原封不动地重现,它只是“似曾相识”罢了。渗透在句中的是一种混杂着眷恋和怅惆的人生感触。

全词语言婉转流利,清丽自然,意蕴深沉,耐人寻味。其中涉及到时间永恒而人生有限这样深广的意念,表现得十分含蓄。

春夜宴桃李园序

〔唐〕·李白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

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咏,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在一个春夜里,作者和堂兄弟们聚会在桃花园。天空高悬着一轮皎洁的明月,银辉轻轻泻下。轻柔的春风送来桃李的芬芳,大家饮酒吟诗畅叙天伦,这是多么美好的时光啊!

在文章的开头,李白说天地是世间万物赖以寄存的旅舍,光阴岁月不过是千年百代的匆匆过客。飘浮不定的人生如同梦幻一般,尽情欢乐能有几时呢?他展开兄长的宽广胸怀,把人生的宠辱浮沉轻轻挥去,吐纳借酒放歌的豪情。在这个欢畅的时候,正适合作者吟出雅逸的诗篇。

李白的笔势大开大合,如行云流水,潇洒飘逸,豪情纵横。其中饱满的热情,昂扬的精神令人神清气爽。他的“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和曹操“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有相似的豪迈之处,更能表现出李白特有的那种高傲蔑俗。

文章展示出了春夜欢叙的情景,其中交织着热爱生活的豪情逸兴,与“浮生若梦”、及时行乐的感喟,这种感情矛盾的激荡,正是作者文章开阖排宕的底因。全文仅一百十九字,由感喟人生之短促,急转入盛会之良辰美景,更发为醉月咏诗之逸兴,波澜起伏,传达出深长的情韵。句式短长自由,骈中行散,显示了唐代骈文向散文过渡的迹象。同时也将作者的气魄才华展现得淋漓尽致。

一剪梅·舟过吴江

〔宋〕·蒋捷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这是一首写在离乱颠簸的流亡途中的心歌。词大致作在南宋灭亡后作者飘零于姑苏一带太湖之滨的阶段,这里原是个山柔水软的江南秀丽地。一个彷徨四顾、前路迷茫、有家难归的游子置身于此境中,怎能不惆怅莫名呢?

词的上阕起笔点题,点出“春愁”的主旨。“一片春愁待酒浇”,“一片”言愁闷连绵不断。“待酒浇”,指急欲要排解愁绪,表现了词人愁绪之浓。一个“摇”字,刻画出他的船正逐浪起伏地向前划动,带出了乘舟的主人公的动荡漂泊之感。一个“招”字,描写出江岸边酒楼上悬挂的酒招子正在迎风飘摆、招徕顾客,也透露出了作者的视线为酒楼所吸引并希望借酒浇愁的心理。

可是当江上小舟载着这薄醉之人继续行去,醉眼惺忪地在眼帘映入“秋娘渡與泰娘桥”的景色时,风吹酒醒,雨滴心帘,只觉风入骨,雨寒心。“风又飘飘,雨又萧萧”从听觉上的风声雨声,视觉上的潇潇绵绵、飘飘扬扬,触觉上的寒意、潮意,一直到心态上的感知:酸辛感、苦涩感。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词人想象着归家之后的情景:结束旅途的劳顿,换去客袍;享受家庭生活的温馨,思归的心情更加急切。“流光容易把人抛”,指时光流逝之快。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化抽象的时光为可感的意象,以樱桃和芭蕉这两种植物的颜色变化,具体地显示出时光的奔驰,抒发了年华易逝,人生易老的感叹。绿肥红瘦对人来说意味着青春不再,盛世难逢。再进一步推去,家国呢?一旦破败,盛世还能重见吗?


资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