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唐代诗人张九龄 湘中作 译文 注释 赏析

2020-01-07 作者: 张九龄 来源 : 语文网

湘中作

张九龄

湘流绕南岳,绝目转青青。

怀禄未能已,瞻途屡所经。

烟屿宜春望,林猿莫夜听。

永路日多绪,孤舟天复冥。

浮没从此去,嗟嗟劳我形。

译文

湘水环绕着南岳衡山,极目远望,但见一片青色。

身膺公务,不可歇息,举目两岸景色,都那么熟悉,这是我多次路过的地方。

烟水弥漫的岛屿,尤适宜春季眺望;林中猿啸,千万别在夜间倾听。

在这漫漫长路,我的思绪交缠;纵一叶扁舟,行在冥冥夜色之中。

从此浮沉而去了,真可叹啊!我竟如此劳碌奔波。

注释

湘流:指湘水。南岳:即衡山,五岳之一,在湖南省衡山县西。

绝目:极目,极尽目之所至。

禄:禄位。已:止。这句意思是,诗人对于禄位的怀念,尚未停止。

屿(y):河中小洲。衡山附近湘江中有观湘州、鳌洲等小屿。

猿:猴子。

永路:长远的道路。绪:愁绪。

冥:昏黑。

浮没:飘浮汩没。谓仕途顺畅或不顺畅。

嗟(ji)嗟:叹词,表示感慨。劳我形:劳累我的身体。

问答

14.下列对这首诗的赏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首句展示了一幅气势壮阔的山水图画,同时在写景中暗寓行旅的路线。

B.次句“转”表达船绕山而行的逼真感受,隐约透露出诗人的内心情绪。

C.第五句从视觉角度着笔,写烟水弥漫之景,“宜”字表达了愉悦的心情。

D.“浮没”一词,语意双关,既指行舟随波逐流,也比喻宦海沉浮的境况。

15.简要分析“怀禄未能已,瞻途屡所经”在全诗中的作用。(6分)

14.C(“烟屿”本是美景,惜乎只“宜春望”,言外之意是眼下却不能给人带来审美愉悦)

15. 这两句是全诗的主旨,全诗的写景抒情都从这两句生发。(2分)“怀禄未能已” 揭示了行旅“未能已”的原因是“怀禄”,表现了诗人身不由己、无可奈何的处境;(1分)因“屡所经”的缘故,旅途的自然山水已失去了新鲜感和吸引力。(1分)这两句流露出诗人的羁旅之感、飘泊之叹,表达了诗人对宦游生涯的厌倦之情。(2分)

创作背景

该诗是一首纪行诗,是诗人张九龄于开元十九年(731)春,奉召由桂州任上赴京任秘书少监时途中所作。

赏析

该诗着重抒写诗人赴湘水途中的感受。首句说:“湘流绕南岳”,展示出一幅气势壮阔的山水图画,同时在写景中暗寓行旅的路线。该句虽不事刻画,但着一“绕”字便可使人想见山形的曲折、水流的婉蜒。次句承上写舟行所见,极目望去,进入视野的都是青青的山色。

一个“转”字颇值得玩味,它既与“绕”字呼应,传达出舟绕山而行的逼真感受,而且隐约透露出诗人的内心情绪。因为青青山色固然令人赏心悦目,但如果一路行来,转过一山又是一山,眼前唯见青山白水,久而久之,自不免觉得单调乏味,更何况从下文可知诗人此行并非为着游山玩水,所以开头两句虽只是写景叙事,已为全诗奠定了倦游的基调。

“怀禄未能已,瞻途屡所经。”是该诗的主旨,全诗的写景抒情都从这两句生发。上句揭示了行旅“未能已”的原因乃在于“怀禄”,具体到该首诗不过是作官的一种委婉的说法,从中可见诗人身不由己、无可奈何的处境。下句接着说因“屡所终”之故,旅途的自然山水在他的眼里统统失去了新鲜感和吸引力。这两句诗语调低沉,其中不仅流露出诗人的羁旅之感、飘泊之叹,还有诗人对宦游生涯的厌倦。

正因为诗人怀着这样一种心情并且移情于物,所以湘江上的一切景物便都蒙上了一层凄清黯淡的色彩。“烟屿”以下四句所展示的就是这样一幅处处渗透着诗人主观感情的图景。五、六两句,一从视觉着笔,一从听觉入手,传达出旅人白天、夜晚的不同感受,运笔极为简练。“烟屿”本是美景,惜乎只“宜春望”,言外之意是眼下却不能给人带来审美愉悦;猿啼本自凄哀,在万籁俱寂的夜里,格外显得凄厉,使人伤情。

这两句一“宜”一“莫”,正反成对,使诗意跌宕不平。接着两句继续写旅途情景,但变换了一种角度。江水迢迢,长途漫漫,一叶孤舟从日出到日落,从黄昏到夜晚,日复一日,简直不知何日是归期、何处是尽头!如果说上两句侧重抒发的是诗人凄凉感伤的情怀,那么这两句更多地带有孤寂苦闷的意味。

以上八句层层蓄势,结末的抒慨虽语气直露却情真意切、水到渠成。“浮没”一词,语意双关,既指行舟的随波逐流,也喻宦海的沉浮,“浮没从此去”一句似乎很旷达,但紧接着便是一声嗟叹:“嗟嗟劳我形。”并在此沉重的叹息中收束全诗。

该诗将山水同行旅结合起来写,却又不同于一般的山水行旅诗。它没有对沿途风光多作刻画,而主要用赋的手法抒写行旅感受,即或写到景物,也是为这一主旨服务。联系诗人的际遇,不难理解,这行旅中的种种感受,正是他屡遭迁谪的经历和他厌仕途的心结在诗中的折射。诗人将它们不露痕迹而又富于启示地融进长途跋涉的体验中,从而创造出既真实动人又含蓄蕴藉的独特意境。

作者简介

张九龄(678-740),唐开元尚书丞相,诗人。字子寿,一名博物,汉族,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市)人。长安年间进士。官至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罢相,为荆州长史。诗风清淡。有《曲江集》。他是一位有胆识、有远见的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诗人、名相。他忠耿尽职,秉公守则,直言敢谏,选贤任能,不徇私枉法,不趋炎附势,敢与恶势力作斗争,为“开元之治”作出了积极贡献。他的五言古诗,以素练质朴的语言,寄托深远的人生慨望,对扫除唐初所沿习的六朝绮靡诗风,贡献尤大。誉为“岭南第一人”。


资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