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北宋词人韩缜 凤箫吟 锁离愁 译文 注释 赏析 阅读答案

2020-03-25 作者: 北宋词人韩缜 来源 : 语文网

凤箫吟

(宋)韩缜(拼音:缜zhěn)

锁离愁、连绵无际,来时陌上初熏。绣帏人念远,暗垂珠泪,泣送征轮。长亭长在眼,更重重、远水孤云。但望极楼高,尽日目断王孙。

消魂。池塘别后,曾行处、绿妒轻裙。恁时携素手,乱花飞絮里,缓步香茵。朱颜空自改,向年年、芳意长新。遍绿野,嬉游醉眠,莫负青春。

译文

离愁萦绕,看着眼前连绵无际的春草,想起与心上人同游时它们还刚在路边吐出香馨。闺中人想到心上人要远行,暗暗地流下泪珠,哽咽着目送远去的车轮。人已远去她还痴痴地张望,可见到的已是重重远水、片片孤云。她又登楼极目远望,但望穿秋水也难见游子踪影。

伤心啊伤心,自从池塘分别后无日不黯然销魂。想当年同游的地方连绿草都妒忌她的罗裙。那时候他携着她的手,在花丛柳絮之中,在翠绿香茵上信步徜徉。如今她的容颜虽已渐渐老去,但心中情意仍像芳草一样年年常新。她要再游遍绿野,忘情嬉戏酣饮,不辜负这珍贵的年少青春。

注释

凤箫吟:词牌名。

陌上初熏:路上散发着草的香气。陌:道路。熏:花草的香气浓烈侵人。

绣帏:绣房、闺阁。

暗垂珠泪:暗暗落下一串串珠露般的眼泪。

王孙:这里指送行之人。汉淮南小山《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芳草生兮萋萋。”

绿妒轻裙:轻柔的罗裙和芳草争绿。

恁(nèn):那。恁时:即那时、彼时。素手:指女子洁白如玉的手。

香茵:芳草地。

①连绵无际:指芳草连绵无际。

②陌上初熏:指郊外田野的芳草刚开始使人熏醉,使人浸染上草风薰味。

③绣帏人:原指在装饰精美帷帐中的佳人,此处指前来送别的心上人。

④征轮:远行人乘的车。⑤长亭:古时于道路每隔十里设长亭,故亦称“十里长亭”,供行旅停息,近城者常为送别之处。

⑥目断王孙:送别时目送远游之人到极远处。

⑦消魂:销魂,形容悲愁。

⑧绿妒轻裙:青草也开始嫉妒佳人衣裙的绿色了。

⑨恁(nèn)时:那时候。素手:洁白的手,多形容女子的手。

⑩香茵:形容绿草如茵。

(11)朱颜:红润美好的容颜。芳意:指春意。

(12)嬉游:嬉笑游玩。

鉴赏一

此词上片开始二句先从游子远归即赋别离说起。春风如醉,香气似熏;陌上相会,情意绵绵,此处系用江淹《别赋》句意:“闺中风暖,陌上草熏。”遗憾的是游子来去匆匆,才相会又将赋别离,惜别者的眼中,那连绵不断的碧草,似乎深锁着无限离愁,使人触景伤情。接着“绣帏”三句,形容游子归来以后旋即匆匆离去。这里主要点出深闺思妇垂泪泣送的形象,同时还体现出露滴如珠泪的碧草之神,所谓“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别赋》)。真是深闺念远,南浦伤别,可以说是相见时难别亦难了。此处用拟人手法将碧草化作多情之人,亦似为离别而垂泣,如此以来化静为动,增添了伤离的黯然气氛。

“长亭”两句,将镜头从深闺转到旅途中的游子经历。他行行重行行,不见伊人倩影,但见遍地芳草,远接重重云水,这里以云水衬出春野绿意。一“孤”字暗示了睹草思人的情怀。下面随即折回描写思妇形象,“但望极”两句,是写她独上危楼、极目天际,但见一片碧色,却望不到游子的身影。此处即用“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句意,道出了思妇空自怅望的别恨。

下片“销魂”三句,是回忆当年。“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本为谢灵运的名句,词人忆及昔日同游池畔,旋赋别离,句中不仅深有沧桑之感,而且也没有离题。记得那时她姗姗而行,罗裙轻拂,使绿草也不禁生妒;这是反用牛希济“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词意,以绿草妒忌罗裙之碧色,来衬托出伊人之明媚可爱,从而由草及人,更增添了对她的怀念之情。

“恁时”三句,仍是回忆。“恁时”即“那时”,连上“曾行处、绿妒轻裙”时事。他轻携素手,絮飞花乱的暮春季节里,漫步于如茵绿草之间。而眼前的如茵绿草,又使他兴起无限感喟。“朱颜”两句,从刘希夷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化出,时光流逝,人事已非,相逢不知何日。自己年华已经渐老,只有芳草却是春风吹过而新绿又生。结末呼应上文,愿人们毋须触景伤情,当春回大地、绿满田野之时,可以放怀宴游,到那时可不要辜负了青春好时光。

这首词在写作手法上的成功之处,主要是巧妙地将草拟人化,那清晨芳草之上的晶莹露珠像是她惜别之泪,这样,遍野的绿草成为离愁的化身,而与伊人别恨密切相联。

鉴赏二

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韩缜奉命代表北宋前往辽国商议分割代北地界,本词作于临别之时。据清人沈雄《古今词话》引《乐府纪闻》曰:“元丰中,韩缜出使契丹,分割地界。韩有姬与别,姬作《蝶恋花》云:‘香作风光浓著露。正恁双栖,又遣分飞去。密诉东君应不许。泪波一洒奴衷素。’……韩作芳草词别云:‘锁离愁(略)。’”据《宋史《韩缜传》:“熙宁七年,辽使萧禧来议代北地界。召缜馆客,遂报聘,令持图牒致辽主,不克见而还。”可知本词作于熙宁七年而不是元丰年间。

词人站在前来送行的佳人的视角上“咏芳草以留别”。上阕写佳人郊外长亭送别的整个场景,按照离别时间的进程分三个层次展开;下阕想象别后思恋的忧伤和消魂的离愁,依四个场景展开。

开篇的“锁离愁”为全词奠定了基调,成为全词的总纲。一个“锁”字凝聚着整个场景的氛围。“来时陌上初熏”暗用南朝江淹《别赋》中“闺中风暖,陌上草薰”之句,点出了全词的核心意象:“芳草。”郊外田野,青草一片,晨曦微露,草芳熏染,而离愁却如那铺满大地的芳草连绵无际。

“熏”字用得真切传神,写足了离别场景中弥漫流动的情绪,恍惚如暖风熏醉,梦里漂浮。此为上阕的第一层,给出了离别的时间、地点、情态。但此场景中终究缺乏离别愁绪的指向对象,即此种情态的落脚点。

因而上阕第二层便自然而然地展开对“绣帏人”念远、垂泪、泣送的描述,同时暗中以清晨初升阳光下芳草上的露珠作喻,所谓“暗垂珠泪”是也。对“芳草”的情态描写与对离愁情态的表达,两个层面交织,相互构成,使得情景鲜活而易于把捉。

作者想象佳人与自己告别,随着车队徐徐开动,佳人由默念而至垂泪,由垂泪而至抽泣,可谓“含凄动征轮”(唐王维《观别者》)。“长亭长在眼,更重重、远水孤云”的意象更为空阔开朗,含意深远,且语言清丽,朗朗上口,将佳人目送心上人远行之时久久不愿离去的心境,表现为呈现在眼前的长亭与一重又一重的远水孤云之间逐渐拉开的距离,“长”“远”“孤”三字便构成了此距离感的感情色彩。

末句暗用《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之句,表达强烈的难舍之情。“望极”“楼高”“尽日”“目断”,从空间位置、时间长短、视界所及来极力衬托此种别离之痛苦愁绪。

如果说上阕可以用“锁离愁”来概括,则下阕便可算是用“消魂”来领起。如何“消魂”?

作者设想了四个场景,以此描写佳人是如何思念远方心上人的。第一个场景是某天突然见到池塘行处草长,由此联想到的第二个场景,即昔日携手缓步香茵,今昔比对过渡到第三个场景便是青草长生而朱颜难再。

如此的矛盾和落差,佳人该何以自处呢?在时光中“嬉游醉眠”,看似此种离愁的痛苦和折磨有了解脱之道,实际上嬉笑游玩、酒醉成眠却是更凸显了此种矛盾。

下阕的诸多意象分别关联着前人名句,“素手”让人想到“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古诗十九首》)中“青青河畔草”的意象;“池塘”让人联想到“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南朝谢灵运《登池上楼》)中的“春草”意象;“年年”让人联想到诗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唐刘希夷《代悲白头翁》)的时间改换。

全词咏芳草而抒离别,却不着“草”字,尽得风流。善于运用意象相互引发的效果,将“连绵无际”“陌上”“珠泪”“王孙”“池塘”“绿妒”“香茵”“芳意”“绿野”等在传统的文学资源中关联着“草”的意象有机组织起来,碰撞出灵动的火花。结构层次分明,暗喻贴切,寓意凝聚,用情可谓真切。(张伟特)

集评:唐圭璋:“此首咏草,实则借草以抒别情。篇中句句有草,句句有人,写来自然拍合,情韵悠漾。”(《唐宋词简释》)

作者简介

韩缜(1019~1097)字玉汝,原籍灵寿(今属河北)人,徙雍丘(今河南杞县)。韩绛、韩维之弟。庆历二年进士。英宗时任淮南转运使,神宗时自龙图阁直学士进知枢密院事。曾出使西夏。哲宗立,拜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罢知颍昌府。绍圣四年卒,年七十九,谥庄敏,封崇国公。《宋史》、《东都事略》有传。《全宋词》录其词一首。

韩缜《凤箫吟》阅读答案

19.全词虽无明写,却处处暗含春草,从_______、_______等意象中可以读出。

20.请结合词的下片,简要分析词人如何表达思想感情。

参考答案

19.(1).香茵、(2).绿野或芳意

20.①虚实结合。“曾行处、绿妒轻裙”“恁时携素手”等句写出词人追思昔游,回忆过去别后重会,两人携手相依,天上乱花飞絮飘扬,他们幸福漫步绿草上的欢乐场景。“朱颜”句从想象中的欢景又跌入现实的悲景,抒发与爱人分离的痛苦。

②对比。下片既有昔欢今哀的对比,又有“朱颜”和“芳意”盛衰消长的对比,写出自己年华已经渐老,芳草却是春风吹过而新绿又生的伤感。

③拟人。“绿妒”一词以绿草妒忌罗裙之碧色的拟人手法,生动形象地写出伊人之明媚可爱,从而由草及人,更增添了对她的思念之情。

④触景生情(如答“借景抒情”或“情景交融”,亦可)。如尾句写主人公看到遍野绿草,游人嬉笑酣眠的场景,触景生情,抒发要趁青春年少,及时行乐的情感。

⑤直抒胸臆。如“消魂”直接抒发离愁;“莫负青春”直接抒发要趁青春年少及时行乐。


资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