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唐代诗人杜甫 赠别郑炼赴襄阳 赏析

2020-08-11 作者: 教师投稿 来源 : 语文网

(二)古代诗歌阅读(本题共2小题,9分)阅读下面这首唐诗,完成下面小题。

赠别郑炼赴襄阳

杜甫

戎马交驰际,柴门老病身。

把君诗过日①,念此别惊神。

地阔峨眉晚,天高岘首春②。

为于耆旧内③,试觅姓庞人④。

[注]①把:握,执。②岘首山,在襄阳。③耆旧:年高望重的人。④姓庞人:指庞德公,汉末襄阳高士。

15.下列对这首诗的理解和赏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A.诗的首联简单交代了兵荒马乱的时代背景和诗人年老多病的艰难境况。

B.虽然日后仍有朋友的诗篇陪伴,但面对离别,诗人还是感到心惊神伤。

C.诗人请郑炼在襄阳寻访庞德公那样的高士,表达了对先贤的仰慕之意。

D.全诗情感表达含蓄蕴藉,格律谨严,比较典型地体现了杜甫诗的风格。

16.诗的颈联写到峨眉、岘首两座山,对表达离情有何作用?请简要分析。

15.B

本题考查学生对诗词综合赏析能力。此类题综合考查诗词的形象、语言、表达技巧和思想情感等,每个选项一个考点,几乎涵盖诗词的所有内容,注意结合全诗进行分析,主要的错误是意象的含义不对,手法不准确,手法的解说和艺术效果的分析不对,语言方面主要是风格不正确,内容一般为曲解诗词意思,答题时注意仔细辨析。

B项,“面对离别,诗人还是感到心惊神伤”有误,“念此”的“此”应结合首联中“戎马交驰际,柴门老病身”一起理解,诗人不是为离别“心惊神伤”,而是想到在此战乱时期,自己又年老多病,一别将再难相见,故此“心惊神伤”。故选B。

16.①峨眉山位于蜀地,岘首山位于襄阳,二者相距遥远;②以两山相距之远代指自己与朋友远离,不舍之情见于言外。

本题考查学生把握意象及分析抒情方式能力。首先要分析意象的特点以及在诗歌中有无象征寓意;其次要结合诗歌表达技巧来分析其对于抒情的作用,并结合具体内容分析诗句运用了什么抒情技巧的,有什么表达效果,或者抒发了什么情感。

“峨眉”是诗人的居住地,“岘首”是襄阳庞德公隐居的地方,也是郑炼将要前往之地。

上句“峨眉晚”,写出离别之际因天色薄暮,而诗人不得不与友人离别的依依不舍之情;下句想象友人到达襄阳,正是春光明媚之时,表达对友人一帆风顺抵达目的地的美好祝愿;体现了诗人对友人深厚的友情。用“地阔”“天高”刻画出峨眉与岘首两座山相距遥远,借景抒情,抒发离别之后两人分居两地,相隔遥远的孤独寂寞之情。

赏析

公元762年,郑炼离开严武幕府,准备起身回家乡襄阳。对于这位诗友的离去,杜甫很是伤感。

杜甫喜欢他的品格、学问,把他称作“郑子”;当然也很喜欢他的诗,他甚至说,把玩着郑炼的诗可以消永日。——只可惜,郑炼其人其诗都湮没在历史长河中了,只在杜诗中留下了一个名字!

当然,老杜的伤感也和国事正相关。这一年是代宗宝应元年,他在浣花溪草堂自感老病缠身时,又听闻天下大乱:史朝义陷营州,羌、浑等族陷梁州,河东、河中军皆乱……

这让忧国忧民的他对此如何不伤心!

于是有了《赠别郑炼赴襄阳》:

戎马交驰际,柴门老病身。把君诗过日,念此别惊神。地阔峨眉晚,天高岘首春。为于耆旧内,试觅姓庞人。

这首诗言简意丰,诗短情长,含蓄地蕴藉了复杂的情思。

首联“戎马交驰际,柴门老病身”,开篇点明“困局”:这个世界兵荒马乱,而自己困居柴门,又老又病。将个人遭逢与国家离乱结合起来,这是典型的杜甫式写法。

颔联“把君诗过日,念此别惊神”,在两般伤心事上又递一层:老友即将离开,面对离别,怎不叫人惊心伤神!

“过日”是度日之意,用“度”平仄仍调,但为什么非要用“过日”呢?因为这涉及到一个典故。

陈后主叔宝被隋文帝囚禁,每天与身边人饮酒至醉,隋文帝先是想规劝他节饮,随后又说:“任其性,不尔,何以过日。”(随他去吧,不这样,他怎么度日)

杜甫用此典一层意思是,郑炼的诗好比美酒,能让自己得到些慰藉,藉此度过难捱的时光。这是紧承上联说的。

第二层意思是,郑炼的诗写得太好了,简直如醇酒,这隐隐是对郑诗的赞美。

所以,郑炼的离开,就意味着醇酒不再有,于是用了“惊”、“神”二字写吃惊、失神。

颈联“地阔峨眉晚,天高岘首春”突然一转,从叙事与议论回到写景上来,但又写得不那么实。

峨眉山离杜甫所居草堂400多里,诗人不可能送朋友至山下而别。这里用峨眉代指蜀地,目的是逗出下句的“岘首”——襄阳的代指,意在说明两地距离遥远。距离遥远,地阔天高,当然寓不舍之意。

而“地阔”、“山高”亦有典故在。蔡琰《胡笳十八拍》:“山高地阔兮,见汝无期。”杜甫引《笳曲》上半句,但让人却能联想到“见汝无期”来,这隐隐是一种生离死别般的忧伤!

古代交通极不方便,一别成永诀,在当时实为寻常。所以,相信郑炼读到此处一定会黯然神伤!

不过,此联还是留有希望在的。联末一个“春”字,所含的即是一种温暖。虽路途遥远,再见无期,但诗人希望友人在道路尽头遇到一个春天!

同时这个“春”字也领起了下面诗意的转折——“为于耆旧内,试觅姓庞人”。

耆旧,书名,全称《襄阳耆旧记》,东晋习凿齿著,内有庞德公传,庞德公即诗中的“姓庞人”。

庞德公不仅是个隐者,更有识人之能,诸葛亮和庞统的“卧龙”、“凤雏”之称,皆来自他。

杜甫希望郑炼回到故乡,替他在《耆旧记》中寻找贤人庞德公的踪迹,含蓄地表达了希望朋友能觅得识己者,一展才能的想法。当然,这也包含了杜甫自己的希望在。

诗行笔至此,已大扫前几联的伤感之气,隐隐生出了新的希望和新的勇气来,不禁教人为杜甫的执著而感叹。

全诗表达的情感复杂而多变,由自伤到不舍,再到宽解与希望,几番转折,表达婉曲。

在手法上,多用典故,在看似平直的叙述中,深含多层意指,从而形成了言简意赡的效果。

同时,它又具有杜诗特有的格律谨严的特点。全诗前三联对仗,前两联看似随意,其实工整。而第三联以“峨眉”对“岘首”自然天成,堪称绝妙。

试题分析

总体来说,命题符合近年来古代诗歌的命制“潮流”。

首先,从取材上看,考的是名家的非名篇。

所谓“名家”,就是一个时代的代表作家。杜甫就不用说了;近几年为什么反复考陈与义?——山东考完北京考、全国卷考——别看他在老百姓中的认知度极低,但在文学史上可是宋诗的代表人物之一。

再如,2019年考到的唐代诗人中,除王建外,刘禹锡和杜荀鹤是当之无愧的中、晚唐代表。

所谓“非名篇”,是指不是诗人的代表性作品。当然,虽非代表作,其思想性和艺术性也非下乘。

从命题角度说,大家对某诗的认知度越低,越能在考试中保持一种相对公平。——大家谁都没见过,就相当于在同一起跑线上起跑。

2019年,天津卷考到杜甫的《通泉驿南去通泉县十五里山水作》,就让人觉得非常陌生。

这首《赠别郑炼赴襄阳》杜甫作于寓居成都浣花溪时,比起《江畔独步寻花》、《客至》来几乎没有传唱度,所以它才有可能出现在命题人的视野。

不仅如此,网搜这首诗,几乎找不到关于它的鉴赏文字,也可以看出出题人的用心。

所以,考试前,想押中某个诗人还有可能,但想押中某个诗人的某首诗,几乎没有可能。

杜甫草堂·浣花溪

其次,除“名家非名篇”外,《赠别郑炼赴襄阳》也符合近年来出题人选材的另一重要倾向:注重诗歌“实用性”的考察。

近年来,考到的诗歌题材有投谒诗(《投长沙裴侍郎》《早秋过龙武李将军书斋》)、题画诗(《题许道宁画》)、酬唱诗(《和张规臣水墨梅五绝》),这类诗的作用是于交流,而非单纯的个体抒情。而《赠别郑炼赴襄阳》则是一首赠别诗,也未出交流的范畴。

这说明什么?说明出题人希望考查的诗歌能向广大的社会生活开放,而非囿于个体抒情的小圈子里。

值得一提的是,近几年还考查过刘禹锡的《插田歌》,这是“劳者歌其事”的民歌体诗歌,简直是一个老农民卷着裤腿边插秧边叨叨。

还有欧阳修的《礼部贡院阅进士试》,他作为一个考官,直接描写了科考的场景。

选取这些直接描写社会生活各方面的诗歌,更证明了出题注重诗歌的实用性、让诗歌向社会生活开放的主观意图。

悦华认为,这是现今考查重点,也是未来命题方向。

最后,从出题角度看,出题更注重人物形象的考察和具体情境中产生的情感的考察。

《赠别郑炼赴襄阳》下有两个题目,大略如下(因未看到真题,在细节上会有出入):

第一个是选择题,选出四个选项中不正确的一项。

粗粗看去,四项都在考查对诗歌内容和人物、情感的理解,没有涉及到手法。

第二个是简答题,问写“峨眉”与“岘首”有何作用。

这个问题当然与手法相关,而“峨眉”与“岘首”分别代指四川与襄阳,因而作用于情感,应该回答具体一些,不能泛泛地贴一个“不忍离别”的标签。

注重人物形象和具体情境的考察是由诗歌材料的变化而带来的变化,也是对程式化复习模式、套路化答题思路的一种反拨。

这些年来,在古代诗歌的复习备考中有种程式化的倾向:把感情按照题材分别类地总结下来,然后让学生记、背。考试时一看是什么题材的诗,从记忆里“复制粘贴”一下就完了,答案很泛。

针对这一点,出题人对古代诗歌中题材的选择越来越广,对题材的认识也越来越细化、精分。所以,想用单纯的“思乡”、“怀古”、“言志”来涵盖诗歌思想感情,以“套路”高考,也会越来越难……

总之,今年新高考山东卷对这首杜诗的考查,体现的是近年来一贯的命题思路,还是比较“中规中矩”,没有意外,它体现的是古代诗歌命题的延续性。(感谢悦华老师的精彩点评


资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