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于德北小说 秋夜 文学类文本阅读理解题

2017-10-31 作者: 于德北 来源 : 大鹏语文网

文学类文本阅读(本题共3小题,14分)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4-6题。

秋夜

于德北

那年深秋,佳卫突然打电话给我。

他说:“我们去郊外旅行吧。”

对于他的提议我当然高兴,可也颇为犹豫,因为深秋这个季节实在不适合去郊外旅行。

在北方,这个季节早晚已经有霜了。

但佳卫坚持。

我说:“这回怎么有时间了?”

电话那端,他只是笑,没有回答。

我们所说的郊外叫土门岭,是个半丘陵地区。我们认识住在那里的一位农民诗人,我们特别想吃他家的豆饭,烀土豆,炸辣椒酱,萝卜大葱白菜心儿。我们给农民诗人打电话,说我们要去。他当然高兴极了,早早地站在村口接我们。

那一天,我,佳卫,农民诗人--他叫老李,我们都是兴奋的。

在这样一个以赚钱为荣的社会里,三个早已告别了蔷薇花一样的青春岁月的典型意义上的中年人,还能围着热炕头,围着小饭桌,热情奔放地背诵阿赫玛托娃、普希金,背诵叶芝、雪莱、泰戈尔,实在是不容易了。

让我奇怪又高兴的是,那一天,佳卫喝了不少酒。

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从来不喝酒的。

就这样,天不知不觉地黑了。

正在酒兴上的老李突然说:“我们去点篝火吧!”

“好啊!好啊!”我欣然同意。

篝火就架在老李家的地里。

庄稼已经收回仓了,秸秆还没有拉走,一捆一捆地横在田垄上,月光清清地洒下来,大地一片银白。我们把干透的秸秆支在壕坝上,欢呼着,跳跃着,孩子似的把它们点燃。

篝火燃起来了,把我们的脸映得又红又亮。

“我们接着背诗吧。”佳卫说。

受到篝火的感染,我们诗兴大发。

我先来。

我背诵的是英国诗人魏尔伦的《三年以后》。

接着是老李。

他背诵的是美国诗人惠特曼的《在路易斯安娜我看见一株活着的橡树正在生长》。

接着是佳卫。

他背诵的是俄国诗人普希金的《致大海》。

“再见吧,大海!你壮观的美色,将永远不会被我遗忘;我将久久地、久久地听着,你黄昏时分的轰响。心里充满了你,我将要把,你的山岩,你的港湾,你的光和影,你的流花的喋喋,带到森林,带到寂静的荒原。”

在抖动的火光中,我看见佳卫的脸上滑过一串晶莹的泪花。

他喃喃地说:“我是那么恨火,可现在我突然发现,我又那么爱它!”

补记:

佳卫离开我们已经很多年了,他是一位诗人,发表过很多美丽的诗章。除了诗人的桂冠,他还是我们这个城市一个区的消防中队的中队长。我所说的那年秋夜,他已经复员了,离开了他热爱的工作。我永远忘不了他,忘不了那年秋夜他脸上的泪水--因为,就在事隔不久的一场救火战斗中,他牺牲了。他已经复员了,完全可以远离火场,可他像一只美丽的飞蛾一样,最终融化在让他恨、让他爱的烈火中。

他不是飞蛾,而是凤凰,我相信,他涅槃了!

老李还在土门岭种地,前不久,他来电话,对我说:“又秋收了,要是佳卫活着就好了,我们又可以去点篝火了。”

听了他的话,我哭了。

4.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正确的一项是(3分)

A.佳卫突然打电话给我,要我一起去郊外旅行,我颇为犹豫;但在佳卫的坚持下,我只好勉强同意。

B.喝酒、点篝火、背诵诗歌的情节在小说中占了很重份量,具有重要作用,凸显出生活和人生可以产生诗歌的深意。

C.小说大量使用一句一段的结构形式,这是因为小说内容主要是背诵诗,而诗是分行的,二者一致。

D.文末的“补记”在小说主体之外补充叙述,解答了主体部分的悬疑,使佳卫的性格完整丰满。

5.请赏析文中画线的句子。(5分)

他不是飞蛾,而是凤凰,我相信,他涅槃了!

6.如何评价小说中的佳卫这一人物形象,他在当今社会有何现实意义?请结合小说内容及生活实际进行简要分析。(6分)

4.D【解析】本题主要考查对小说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A项“勉强同意”与情节内容和人物性格不符。B项“产生”不对,是“需要”。C机械联系,牵强附会

5.①佳卫在业已复员的情况下依然参加了一场灭火战斗,而且在这场战斗中壮烈牺牲,精神非常感人。飞蛾只是本能地趋光扑火,死去没有价值;②而佳卫是自觉自愿且“多此一举”地去救火,直至牺牲,意义重大,就好比浴火凤凰,涅槃重生,精神永存。③此句表达了作者对佳卫这个为国为民无畏献身的英雄的深情赞美。

6.佳卫在工作、生活、交往中都是可亲可敬之人,英勇牺牲,感人至深,是当代社会需要的中坚力量和正能量。①作为消防中队长,佳卫忠于职守,勇于牺牲。忙于工作,总是没有时间去郊外旅行;职业性地恨火;复员了,仍然习惯性地投入救火战斗,以至英勇牺牲。②生活中的佳卫,热爱诗歌,富有浪漫情怀。复员后去了郊外土门岭,与好友一起吃农家饭,喝酒,点篝火,背诵外国名诗,激动得热泪盈眶。③与人交往中,佳卫纯净朴质,淡泊。在以赚钱为荣的社会里,丝毫不为所动;结交同样朴质的农民诗人老李;发表过很多美丽的诗章,醉心于美。

于德北,著名作家,生于1965年,出版有小小说集《秋夜》和《杭州路10号》,以及长篇随笔2部,童话3部,科幻小说1部,儿童小说7部,第三届小小说金麻雀奖得主。

于德北的小小说可以给我们带来一种新的小说阅读经验和欣赏习惯。就作者而言,他不是处于一种紧张的、压抑的,或心思浩茫或怒目金刚式的创作心态中,去营构一种带着沉重的使命感或忧患意识的小说书写——阅读空间;就读者方面而言,既不必抱一种对社会、对现实的深刻疑问,欲求从某个小说中寻找路向或理想的光亮,又不必带着自身的或某个群类的强烈理念去苦苦地寻求共鸣;总之,小说写作者不是在那里正襟危坐地书写,读者自也不必心怀虔敬地去阅读。

确实,那样的创作状态与接受状态正在分化瓦解,那样的状态不再是唯一正常的艺术活动状态。

读于德北的小小说有这样的感受——这样的一种小说促进着

小说艺术活动(包括读者接受活动)进入一种更日常化、更谐和、更轻松也更富于艺术情趣的美好状态。是的,欣赏艺术的感觉就应该是相对轻松愉快的、充满美妙神往的、充满艺术意趣的。

于德北小小说的本质特性是——平民化。于德北以一种平民化的价值观、伦理观,以平民的心态、平民的眼光、平民的然而也是平民作家的话语,来讲述他的平民故事、平民的日子和平民的情感。先说一下《一个人的生活真美好》。作者在这里关注一个14岁的残了双腿的男孩李小二,通过写他的外在行为去表现其内心世界。小二喜欢上了哥哥的同学凤雅,凤雅是个美丽活泼、爱说爱笑的少女。于是我们看到,小二的手编技艺因她而日益娴熟精妙,才情因她而得以淋漓尽致地发挥。作者在这里极写一种特殊的、感人肺腑的纯情。这情感清新、洁净、纯美而高尚。作者的笔触充满善与温柔:只写及小二对凤雅那种强烈爱慕的表达方式——旷日持久地为她编织一身时装作为她生日时献给她的礼物,却不写小二的无奈、孤独与伤感。也许这篇小说的标题能说明点什么:一个人的生活真美好啊——这,可能是小二最终沉落在心底的感悟了。

我们看到,为作家所关注并反复咀嚼吟诵的不是社会历史性的、与意识形态、现实中的诸多共性问题有关的领域,而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人物和那些小人物的生存状态、人生命运,他们的沉重与轻松、喜怒哀乐与苦辣酸甜。他们虽然地位卑微,但他们有自己独特而丰富的个性与内心世界、思维习惯、语言与行为方式。作者甚至醉心于观察、欣赏、品味他们的个性特征、内心世界和言语行为。作者对他们那泥泞般的日常生活可谓烂熟于心。《泥泞》结尾那段话写得十分精彩:“回来的路上,姐伏在姐夫的肩头哭了,月光照在他们三十一岁的脸上,并在他们的脸上分辨着岁月、年、泉水、盐、大米、咸菜、爱、性欲、道路、飞机、玩具、孩子、苦、高兴、温柔、坚忍,以及东倒西歪的日子。”?

“平民的日子”似乎未免粗俗、平淡与屑碎,甚至“低级趣味”、苍白。但也并非全是灰蒙蒙、惆惆怅怅的,其实有时也不乏雅致、亮丽、富于情趣,不乏欢乐,不乏宽厚豁达,甚至不乏高尚与浩然正气。最不缺乏的应该说是人生的希望——那自然是平民化的希望。试想,如果没有这样或那样的希望,那他们的日子还过不过?怎么过?在这方面,他写过《朋友》、《青春比鸟自由》等篇什,这期所发的《百合花布》尤其令人感动。

作者善于捕捉普通百姓日常生活中的戏剧性或轻喜剧性。有些在表面看来是轻松的其实并不轻松,以及诙谐性的情趣。这常常说不上崇高庄重,但这里也有亲切、欢快,有人间真挚的情感?有时就是嬉笑怒骂?,有人间烟火的温度与气息,有温馨的绵长的爱意。


资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