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袁炳发小说 堂号 文学类文本阅读理解题

2017-11-01 作者: 袁炳发 来源 : 大鹏语文网

文学类文本阅读(本题共3小题,14分)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4-6题。

堂号

袁炳发

听母亲讲,我们家从山东东平闯关东落户黑龙江时,发生过一件事。

当时父辈兄弟三人投奔同乡至黑龙江苇子沟,立足未稳,即遭遇水灾,全镇子人陷入困顿,几乎家家缺吃少穿。

一天深夜,我家邻居、造纸厂的会计张爷,突然被鸡叫声惊醒,以为黄鼠狼又来吃鸡,便手拎棍棒冲出门。

冲出门的张爷,月色之下定睛一看,哪是什么黄鼠狼,是一窃贼在鸡窝行窃。此时窃贼也听见门外的动静,慌乱中丢物而逃。张爷将其所遗之物拿进屋中,亮灯一看,是个布袋子,里面装着张爷家两只芦花母鸡。

张爷把母鸡放出之后,凑近灯下看布袋子,发现上面印着三个大字“敦本堂”。张爷想起,前些日子我大伯去他家借一斗玉米,正是用的这个袋子!

当时听母亲讲这件事时,我还小,对“敦本堂”三个字不甚明白。上小学一年级后,父亲告诉我,“敦本堂”是我们这一支袁氏的堂号。那时候,家族堂号是一个标识或者说符号,更是一个家族自我建设的动力,也就是家风和对外立身的信誉。

翌日一早,张爷拿着空袋子来到我们家,也不说话,将空袋子掷于地上,瞥我大伯一眼,鼻子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我大伯见状,傻眼了,马上让我父亲去看下自家的布袋子在不在。

当我父亲告诉大伯,我们家的布袋子的确不在了时,我大伯当时就哭了,说,这人丢不起呀!

我父亲说,丢什么人,又不是我们干的,袋子是让人偷走了。

我大伯说,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呀?咱们百口难辩!

我大伯哭得很伤心,感觉对不起老祖宗,没有保护好家族名声。说着,就安排我父亲和叔叔收拾东西,回山东老家东平去,不在此处丢人现眼了。

我父亲急了:我们是敦厚本分之家,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受冤屈。父亲掉头出去了。

父亲要把这件事调查明白!

事件发生时,正是阴历九月初,早晚有霜冻。夜间野兽出洞都会留下足迹,人畜如果晚间出来,踩出的痕迹也会像石膏一样凝住。我父亲在路上仔细查看,循着一趟可疑的足迹追出镇子,一追就是十几里地,追到了另一个屯子。那天半夜时分,我父亲带着两个人回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一个十几岁的半大小子。三人直奔张爷家。

原来,偷鸡的是那个十几岁的半大小子,中年人是他的父亲,一起过来赔罪来了。

这件事的结果不说大家也能猜得出来,我们家和张爷家的嫌隙弥合了。这件事的发生,非但没有给我们家族抹黑,反而赢得了许多好名声,苇子沟的人一下子就接受了我们家。

我们家以敦厚本分立家,赢得了远近邻居的信任。这件事之后,张爷在造纸厂的厂长面前,极力举荐大伯哥仨到纸厂上班。

哥仨到纸厂上班后,专选苦脏累给钱多的活干,两三年间,就挣得一份不错的家业。而且,当时从山东来时,只有大伯一人娶亲,经过几年打拼,我父亲和叔叔每人都娶了一位好姑娘。就这样,我们家不仅没有退回到老家山东,倒是深深扎根在黑龙江了。

扎根之后,大伯在正堂的一张桌子上,把祖辈牌位供上,并把堂号“敦本堂”三个字的横幅挂于牌位上方的墙上。

几年后,“文革”开始,“红卫兵”的“破四旧”将我家的牌位、堂号掷于火堆,焚烧一尽。

当时,大伯为了保护堂号,和“红卫兵”们厮打起来。结果,大伯的一条腿被“红卫兵”们打伤致残。

从此,大伯每天都郁郁不乐。几个月后,大伯去了趟县城,家里人不知他去干什么,问他也不作答,只是从他舒坦的面容上,猜测他可能是到县城做了一件大事。

这个谜,直到大伯去世时才解开。

那天,病中的大伯奄奄一息,我大伯母给大伯换寿衣,当大伯母除去大伯身上的旧衣时,我们袁氏家族的大人小孩,都在我大伯的前胸看到了刺上去的三个字——敦本堂。

大伯母急忙问大伯:那次你去县城就是刺字去了吗?

大伯吃力地点点头之后,长嘘一口气,就咽气了。

……

时隔多年,回想自己为官多年,竟一尘不染,这才猛然惊觉——其实,大伯前胸上的那三个字,早已扎在我心里的最深处了。

(选自《安徽文学》2017年第6期)

4.下列对文本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文章以第一人称为叙述角度,既可展现“我”的内心世界,又使文章更具真实感。

B.张爷爱憎分明:因误会而对“我们家”失望,误会消除后又极力帮助“我们家”。

C.作者善于通过语言描写、外貌描写等手法来刻画人物形象和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

D.“我们家”优良家风之所以能得以传承,离不开父辈们对“堂号”的坚守与保护。

5.简要分析划线段落在文中的作用。(5分)

6.“敦本堂”这个堂号对“我们家”产生了哪些影响?请简要概括。(6分)

4.(3分)C(没有外貌描写)

5.(5分)交待“偷鸡事件”发生的社会背景:遭遇水灾,全镇困顿;‚推动情节发展:正是由于几乎家家缺吃少穿,才会发生“偷鸡事件”;ƒ为张爷误会“我们家”埋下伏笔:初来乍到的外来户且生活艰辛;④从侧面交待父亲坚持“自证清白”的原因:投奔同乡且立足未稳;⑤用生存的艰难衬托出我们家对家风的坚持:再困难的生活,人也不会堕落。

(每点1分,答到4点给满分)

6.(6分)对家族整体层面的影响:“偷鸡事件”中坚持自证清白,赢得张爷及乡邻的信任,让大伯三兄弟找到工作;‚大伯三兄弟在纸厂任劳任怨,在黑龙江扎下了根;

对家族个体成员的影响:父亲为了保护家族名声,坚持自证清白;‚大伯极力保护祖辈牌位与堂号,并将堂号刺在胸口;“敦本堂”早已在我心中生根,为官多年,一尘不染。

(对家族整体和个体的影响各3分)

袁炳发,男,笔名阿炳,黑龙江宾县人。1977年参加工作,历任宾县松江铜矿宣传干事,黑龙江省人大《法治》杂志编辑,省政府新闻办《伙伴》主编。现为黑龙江省作协签约作家,哈尔滨市作协理事。1984年开始文学创作。200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作品曾获全国优秀小小说奖,2002年入选新世纪小小说风云人物榜。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浙江理工大学文化传播学院兼职教授,哈尔滨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小小说第五届金麻雀奖得主. 1984年开始创作,至今已在《小说界》《北京文学》《萌芽》《天津文学》《当代作家》《澳门日报》等国内外报刊发表小说数百篇,其中多篇被《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读者》《作家文摘》噬中学生阅读》等报刊转载,并被收入《中国新时期微型小说经典》《微型小说鉴赏词典》《中国当代微型小说排行榜》《中国当代幽默微型小说选》《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精选》(汉英对照)等多种选本,有作品被选人美国、日本等大学教材。已出版《袁炳发小小说》《弯弯的月亮》两部微型小说集,曾获全国微型小说优秀作品奖、《微型小说选刊》“我最喜爱的微型小说”奖、首届中国小小说金麻雀奖提名奖等奖项  。代表作有:《一把炒米》《身后的人》《1976年7月28日》《弯弯的月亮》《寻找红苹果》《生命》《狗》《男孩和女孩的故事》《朋友》《谎言》等。小小说被改编过电视短剧在央视三台播放。

在中国小小说界,袁炳发与侯德云、于德北被称为“东北三剑客”。袁炳发的微型小说题材较为宽泛,以反映当代社会生活为主,语言朴实自然、简洁老到,善于采用白描手法叙写故事、展开情节,而将沉甸甸的思想隐藏于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行文奇诡,往往于平常处出新出奇;巧妙地设置悬念使他的作品显出几分空灵玄妙;情节设置丝丝入扣、开合有度以及巧妙的结尾处理很好地体现了他对微型小说这种文体的驾轻就熟;而注重思想深度的开掘又使他的作品显得厚重、有分量,从而闪射出耀眼的理性光芒。


资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