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葛福安:深圳市2019届高三二模作文命题意图简说

2019-04-23 作者: 葛福安 来源 : 深圳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期待“谈美”成“美谈”-深圳市2019届高三二模作文命题意图简说

深圳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葛福安

一、为何确定“最美”的这个主题?

4月15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新华网的通稿里表述为:“……稳妥推进高考综合改革,深化考试内容改革,充分体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要求,以立德树人为鲜明导向,推动学生关键能力和核心素养在教学和考试中的落地落实。”深圳市2019届高三二模的作文题选取“火种之用在于‘火光灿烂多姿,是最美最美的’”为写作主题,正是着意于“谈美”“论美”“悟美”“体验美”……

虽然被称为“考生”的高中生把自己世俗的生活过得拥挤而致密,似乎远离了美,不过,在考场上写这篇作文时,如果能发现被粗鄙化、物质化之风盛行的现实雪藏的“美丽”,审视一下在“中国式审美”眼光下设计出的中学生校服(被英国博物馆永久收藏的深圳校服除外)遮蔽的青春之美,向记忆深处去挖掘一下深刻而丰富的美感体验,美的感悟,用高中生可有的复杂的思维去思考一下“美的本质与美感的本质”(众多大学考研多考的美学试题),去追慕一下“艺术品总包含着一定的意义”“一件艺术品是否必须要求美丽”这般“高冷而美”法国的高考作文题……,也许未尝不可,更何况有着“充分体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样的要求。

关于美,最美季节里的中学生自然不陌生。朱光潜的《谈美》,《我们对于一棵古松的三种态度》就谈到“实用的态度以善为最高目的,科学的态度以真为最高目的,美感的态度以美为最高目的”。这些看法与这道作文题中的保存火种“可以取暖御寒”“可以烧出鲜美的肉食”可以在“夜幕来临之际”看到“灿烂多姿”“最美最美”的“火光”非常相近。

二、“一、二模”作文如何实现“互补”?

我们一向主张“不押题备考”,但也不会忽略高考命题的发展趋势的理解与认识。像模拟试题这种有“检测功能”的测试,检测复习备考的实效自是其应有之义。在命题的技术上,这表现为一二模作文命题的互补。

2019年深圳一模的作文命题是紧扣时代、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关注“共享与独创”“青年与中国”话题,引导学生思考时代热点;大关注,小切入,既呼应国家战略(如一带一路),又体现四个自信;既观照国家视野,又切入青年视角。在命题方式上,既有命题倾向立场的明确概述,又有写作方向、任务驱动的暗中体现。

相比之下,深圳二模的作文命题则有意转向为纯粹的材料作文。

用最为原始的材料作文的命题方式进行写作“指引”,给人几乎没有任何“指引”的感觉;以“火种之用”求“最美”的定位,似乎和时代、当下没有多紧密的关联,回避平常集中训练的“宏大主题”“情境创设”“交际语境”“任务驱动”……,这可能会让有些考生一时“思维空白”。

但是,能够从习惯思维、惯常路径中走出来,用一种全新的思维去面对“陌生化”的考试题目,也是模考策略之一;考生如果能在短暂的“思维空白”后迅速做出调整,认真面对题目,对“这一个”题目作出真实的(而不是回忆的)、细致的审视,然后在考场中迅速地拿出对应之策,写出贴近自己认知实际、联系现实生活的文章来,这也就达到模拟考试的效果。

也许大家能看得出来,深二模作文题与2018年全国二卷“统计学家沃德”的“注意力陷阱”有某些相似之处,都是没有情境、不设任务、全凭材料打天下。写多了如全国一卷那个“2035年‘同龄人’”的类似作文题时,也不妨去关注一下“沃德力排众议”,关注一下“托姆的最美火光”。

两次模拟考试的作文题目形成互补之势,多方位地检测考生的应考能力,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三、多角度材料,如何“寻找到最像的哈姆雷特”?

全凭材料打天下,那就不能忽视材料的阅读理解。纯粹的材料作文,因为没有具体情境的设计,没有相应任务设置,再加上题目的材料本身有多元理解的可能。因此,材料的阅读理解,文章立意的确定就成为写作的关键。

虽然材料有多元理解的可能,材料的含意应该也有主要倾向。有最佳、符合、可能有的含意,但也并不是“答案是丰富多彩的”。因此,作文题目要求上有“选好角度”的表述,而这一表述,也应该是“选/好角度”而不是“选好/角度”,前者是“好角度”,是材料所决定的“好角度”,而后者是“选好”,是写作以为是好,但是,未必是材料所有的“好”。就如这套题目中的那篇《寻找相对最像的“哈姆雷特”》所说,虽是“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这种可能存在的“多元解读”不能是“荒腔走板的解读”,“不应该一千个读者只有一个哈姆雷特,更不应一千个都不是哈姆雷特,甚至没有了哈姆雷特,我们应该寻找相对最像的哈姆雷特”。

在这里不妨把深圳二模作文的材料语段先作切分式解读。

勒内•托姆是法国著名数学家。有一次,他同两位古人类学家讨论问题。谈到远古的人们为什么要保存火种时,一位人类学家说,因为保存火种可以取暖御寒;另外一位人类学家说,因为保存火种可以烧出鲜美的肉食。而托姆说,因为夜幕来临之际,火光灿烂多姿,是最美最美的。

这段话可以以句号为标志,分出4个层次。

勒内•托姆是法国著名数学家。

追问与思考:这一句是人物身份介绍。为什么要标明“数学家”?是文学家不行吗?但故事里就是数学家,如果是文学家,可能被认为探讨美是其本行,而数学家那么倾情于美,似乎更具有普遍的意义。别着急,先把问题放在一边,继续看下去。

有一次,他同两位古人类学家讨论问题。

追问与思考:“有一次”,讲故事的套路,具体的“有一次”,但“有一次”更有可能是“很多次”,存有普遍性的意义;和他对话的是两位“古人类学家”,为什么是古人类学家?古人类学家是做什么的?古人类学家首先是学者,如同数学家一样。这是三个的身份介入。还要再往下看。

谈到远古的人们为什么要保存火种时,一位人类学家说,因为保存火种可以取暖御寒;另外一位人类学家说,因为保存火种可以烧出鲜美的肉食。

这里点出了三人谈话的话题。为什么要谈这个话题,应该是出于“古人类学家”的身份优势,他们对此有专业的研究,而这个结果也有一定专业性。两人的结论,一为“温饱”,一为“小康”——作此联想应该不算胡思乱想吧——好了,至此,两位古代人类学家对话的层次与结论,应该是不难看出。

而托姆说,因为夜幕来临之际,火光灿烂多姿,是最美最美的。

“而”是个关键词,甚至“而”前的句号也不可忽视——先不说它。先看托姆的看法,显然和两位古人类学家保存火种的“温饱”所求不同,托姆有些浪漫,也可说是“吃饱了撑的”,他越过实用角度,说到了“审美”的角度。你可以说是“先温饱再审美”,比如“如果手中有两片面包,必须用其中一片换取水仙花”,只有一片就算啦。但是,对于托姆这类有审美天性的人而言,他可能把那片唯一的面包也换成水仙花,宁愿自己饿着肚子欣赏水仙的美丽,这个没办法;对于那些以口腹之欲为人生第一目标的人来说,的确是无法理解。

好,材料到此读完了,当然,材料并无直接贬斥那两个古人类学家的意思,很多人也都可以这么认为,然而,这里是个句号,而且有个“而”字。那句号是什么意思?是另起一层意思的意思,“而”,你说是顺承也行,说是转折也行,递进也行,反正“而”后面的内容是重要的,起码是比前面重要,也就是说,托姆的看法应该是重要的,托姆在这场对话里是C位。

四、这道作文题让人想到什么?

让人想到2006年的那道高考作文题:

一只老鹰从鹫峰顶上俯冲下来,将一只小羊抓走了。

一只乌鸦看见了,非常羡慕,心想:要是我也有这样的本领该多好啊!于是乌鸦模仿老鹰的俯冲姿势拼命练习。

一天,乌鸦觉得自己练得很棒了,便哇哇地从树上猛冲下来,扑到一只山羊的背上,想抓住山羊往上飞,可是它的身子太轻,爪子被羊毛缠住,无论怎样拍打翅膀也飞不起来,结果被牧羊人抓住了。

牧羊人的孩子见了,问这是一只什么鸟,牧羊人说:“这是一只忘记自己叫什么的鸟。”孩子摸着乌鸦的羽毛说:“它也很可爱啊!”

这段材料的关键句应该是“这是一只忘记自己叫什么的鸟”和“它也很可爱啊”这两句评价性的话。当年的作文要求是“全面理解材料,但可以选择一个侧面、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这材料当然可以理解为是批评乌鸦不自知,好高骛远,东施放颦,这都可归结到“认清自己”这个话题,可以立意如“人贵有自知之明”“认清自我”“不可盲目模仿”“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等;但是,材料的后半部分是孩子说的“它也很可爱啊!”,一个“也”字,不“也”别有意味吗?而且,父亲那种一成不变地看待事物的态度,在当下更多可能的时代,不也太古板吗?而孩子眼中的“乌鸦有很大的优点”,或许更有意思,更有时代价值。哪里有生来就自知的人呢?人生就是一场向未知冲锋的过程,所以,人们才热衷于突破自我,挑战不可能。

再说,让一个18岁的中学生去大谈“人贵有自知之明”,这不太像18岁的少年,更像是48岁的中年说教者。有了“明”而不再去做“不明朗”“不确定”的事,这个孩子还有未来吗?马云马化腾们又何尝知道自己的未来?因此,这则材料的“正面”,似乎更多的是孩子一方。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你这命题人主观性太强,限制了学生的写作!”可是,有没有限制的写作吗?只要是考场作文,都必然有限制,没有了限制,当然可以达到写作自由的美好境界,可是,你去“自由”啦,有人却去“套作”“抄袭”呢,你说,没有限制的高考作文就那么美好吗?只能是“看起来挺美”或“想得挺美”!

再回到深圳二模作文题上来。虽然材料的倾向性因这“句号”和“而”显出命题人倾向托姆一方的倾向,但是,这倾向并不强加,而是材料语境使然。托姆的看重火的“美”和“审美”,自然也可以由此拓展,如“实用”与“审美”“物质与精神”,等等,但是,这些拓展都是以托姆的那句话为根据,这才是立足于材料。

所谓立足于材料,只能是让双脚站立于材料所提供的语境中,让材料感受得到足够的力量,而不是踮起脚跟,只用脚尖点地,甚至只是把脚的影子投到材料上,更不要说是捕风捉景,说些似是而非、不着边际、大而无当的话。

下水作文:你欣赏多姿火光的姿态,最美

深圳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葛福安

古人类学家和数学家,谁更懂得人类?按理说,自然是古人类学家,因为这是他的专业。因为专业,所以懂得,广告上就是这么说的。然而,看到著名数学家勒内·托姆的这个故事,知道了他对“人类为什么保存火种”的答案,我觉得,对于人类的理解,古人类学家却未有托姆“专业”。托姆理解到人类“尚美”的本性,他认为美而保存火种是人的本质天性。我觉得,这种理解,更能抵达人类之终极。

“尚美之心”,应该是自人之为人时起,就已“人皆有之”的。保存火种,为着“取暖御寒”,为着“鲜美肉食”,固然也是人类与动物的区别,但是,人会在 “取暖御寒”之时追求衣服的审美,也会在“品尝美食”时注意自己的吃相。有人云:“人是审美的动物。”此应该不为虚言。“人猿相揖别”,不止是“几个石头磨过”,而应该是心生“美意”。所以,两位古人类学家“专家气”十足,“趣味性”不够;而托姆则虽已成数学大家,仍不失童心,他的思考与理解,更能接近人的本质,“童心”仍未泯灭。

至于那两位古人类学家“童心”泯灭与否,故事未有提及,我们不妨作出假想:听得托姆的回答,两位古人类学家“颔首然之”,那即可证他们两个仍是“童心在焉”,只是未从“美”的角度思考而已;如果他俩“哂之斥之”,以为托姆是“吃饱了撑的,饿你三天,让你眼里冒出‘灿烂多姿’的火光!”那么,我倒不觉得托姆尴尬,倒是替那两位所谓“古人类学家”感到悲哀,他们真的离“人类”远矣!

真的不要让自己远离“人类”!保存火种,自然可以获得温饱,但还有最美最美的灿烂多姿火光,它灵动,美丽,它蓬勃,充满生机,在夜幕之下,和我们的生命一样,绽放出生命原本就有的美丽。努力学习,自然可以获得一个上好的高考成绩,也可以得到令你怦然心动的一纸大学通知书,但是,努力学习的过程,就是美丽的,它用计时以日的方式书写着我们的成长日志,也让我们获得成绩之外的丰富意义,这里有奋斗,有泪水,更有美丽。追求实用,自然可以让我们成为“有用之人”,但是,爱美懂美,更会书写出我们有情趣、有品位、有美感的“美丽人生”。

不妨再让我们作一假想:如果你我都坐在两位人类学家和托姆中间,如果你把这三件事情都一一进行体验,那时,我会感受到火光的炽热带给你的温暖,也会垂涎于那火种“烧出的鲜美肉食”,但是,相比之下,在我看来,你欣赏“灿烂多姿火光”的姿态,才是最美最美的。

作文原题:广东省深圳市2019届高三年级第二次调研考试语文试题(6)


资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