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葛福安:2019年深圳二模高分作文学习心得

2019-04-25 作者: 葛福安 来源 : 教师投稿

只学一招,足可提升高考作文-2019年深圳二模高分作文学习心得

深圳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葛福安

【原题呈现】22.阅读下列材料,根据要求写作。(60分)

勒内•托姆是法国著名数学家。有一次,他同两位古人类学家讨论问题。谈到远古的人们为什么要保存火种时,一位人类学家说,因为保存火种可以取暖御寒;另外一位人类学家说,因为保存火种可以烧出鲜美的肉食。而托姆说,因为夜幕来临之际,火光灿烂多姿,是最美最美的。

要求: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少于800字。

第一篇,一招学拟题:《火光中的“诗和远方”》,一个标题,既无法让人说你偏题,又引向更深处。

好文妙招

这一篇可学拟题之法,对,材料作文的自拟标题的方法。

这篇作文的标题是“火光中的‘诗和远方’”,是个偏正短语。

先看“火光”一词。它直接取自作文题目中的“因为夜幕来临之际,火光灿烂多姿”一语,标题与作文材料形成无法忽视的关联,而且,还能够在这句话的语境里把“火光中的”的未语之语由读者(阅卷人)补足,那就是“因为保存了火种,才能在夜幕来临之际看到火光的灿烂多姿,才能看到这最美最美的景象”。这就是紧扣材料中的核心语拟题的好处。当然,这种取自材料中词语的拟题方式,所选取的词语,必须是材料“核心词”。

比如这个深圳二模的作文题目,能够成为核心词语的也就“火种”“保存火种”“火光”“灿烂多姿”“最美最美”等不多的几个“主词”;相比之下,“取暖御寒”“鲜美的肉食”这类“宾词”,是相对于核心词语存在的“陪衬”词语。当然,如果拟题时想用这类词语,也应该同时在标题里出现它们相对的“主词”。

再看“诗和远方”。相对“火种”,这是“外来语”,就是说,材料中没有它们,属于作者的想象或联想。“诗和远方”更能让读者联想到许巍的歌词“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自然关联“眼前的苟且”这一对比词语,也就是“没有诗意和美”的现实当下,而这些内容正是这个作文题应该写到的。这就增加了文章标题的丰富内涵、诗意联想、时代气息和语言背后的张力。

两个核心短语相加,一内一外互补,使得标题既紧扣作文题目材料,明确这篇考场作文“其来所自”,又能明确标题价值指向,确定立场观点,丰富标题内涵,真是“1+1>2”的拟题之法。这也是我在不同地方特别强调的“1+1”拟题法。第一个“1”,为来自作文题目中的词语或短语,以此来建立文章题目与作文材料之间的天然捆绑关系,这样就能确保自己的文章全无“文章跑题”的可能。我在写下水作文的时候,基本都用这种方法,如《做一个取得火种的人》《你可知Peter是念祖》,以及这次《你欣赏多姿火光的姿态,最美》等。

当然,具体到这个自拟标题“火光中的‘诗和远方’”,我觉得还有可提升的地方,就是把标题中的“的”改为“有”,或再加一个“自”字,变成“火光中自有‘诗和远方’”。

为什么要把偏正短语变为一个句子呢?

偏正短语只是表达事物的特征,而句子才是表达立场和观点的。你看文学类文章多是名词或名词性短语,像《红岩》《战争与和平》《老人与海》《透明的红萝卜》等;而议论性文章,是要表达立场与态度的,句子是能够表达一个判断。判断才是立场,有态度,有观点。

拟题方法有很多,这一篇,我独学“1+1”拟题法。

原文欣赏:火光中的“诗和远方”

深圳考生

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法国著名数学家在与两位古人类学家的讨论中,就人类为什么要保存火种这一问题上给出了最诗意浪漫的解释。生而为人,即便步履蹒跚,眼前迷雾团团,依旧无法阻挡我们追逐美。

在人类生活中,“苟且”总是占了绝大部分,而美却总是一闪而过。然而这些所谓的“美”,所谓的“诗和远方”都能在刹那间温暖整个冬天。

诚然,火种的保存很可能是用来取暖御寒的,也可能是为了烧出鲜美的肉食。若如第一位人类学家所说,那火仅是维持最基本生存动力的热源。他是从人类最基本的角度来分析古人类的想法。而第二位人类学家将火势为烘烤食物的工具,火不仅能帮他们维持生活,更能改变他们的生活。但其实人类的欲望与亲人并无多大差别,在吃饱穿暖以后他们也会去寻找美。即使物质贫乏些,也阻挡不了他们迈向诗和远方的脚步。即使生活得先有“苟且”才能追逐“诗和远方”。但这又怎样能够妨碍他们在物质贫困的时代追求精神的充实呢?

而托姆的答案看似多余,实则是非常重要的。在远古时期人们可没有今日的灯火通明,在夜间仍像白昼那般车水马龙。人们随着白天的到来现身于世间,又随夜幕降临消失于黑夜之中。我们不知道黑暗的样子,我们也不知道古人类身处于黑暗中恐惧的样子。黑暗不同于黑夜,他静谧地将恐惧的魔掌伸向每一个笼罩才在他身躯之下的人。而跃动着的火光却帮助人们驱散黑暗,打破了黑暗中的未知,他灿烂的身姿美进每一个注视它的人心中。这也是人类对抗黑暗的开始。

与现实生活中的我们来说,我们的物质世界太丰富,却有太多的人只有吃喝拉撒睡而像行尸走肉般生活着,精神世界却早已荒芜得寸草不生。所以现当下,我们应走出自己习惯于活着的“苟且”,去追寻“诗和远方”,就像古人类学家用火种让自己温暖,不再饥饿时,他们会去发现美的存在。早在三万年前生活的山顶洞人便会制陶器和戴首饰,可见“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此言从有人的时代便有这种现象了。因此这也正是启发我们在生活中发现美寻找美。去欣赏夜幕降临时灿烂的火光。

在火光中我看到了“诗和远方”,是当下活在“苟且”之中的人们将去的地方。

【打分】18+18+16=52

【总评】本文对材料含意的解读准确,能比较深刻地分析“实用”与“审美”的关系,并突出了“审美”的价值。论述过程中有对材料的阐释,有联系现实生活的拓展。

第二段写“人类的‘苟且’总是占了绝大部分,而美总是一闪而过”,这两个论断与材料之间的关系没有阐明,导致第二段和第三段“关于火的实用价值的分析”脱节。第四段中写的“驱散黑暗”“对抗黑暗”是“实用”价值还是“精神价值”,表达不够清晰。

不过,文章的语言功底了得,主体部分流畅,语言雅致,以“苟且”和“诗意”的对照贯穿全文,有如风行水上之感——作者写作时一定感觉文思泉涌般的喜悦与畅快。


资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