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红楼梦》中的服饰、人物描写、饮食文化、诗词

2019-06-02 作者: 李克 袁国为 李越 唐沛琴 惠羽舒 来源 : 语文网

红楼曲不尽

李克

李克  中学特级教师,西安高新教科院副院长,陕西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定位自己是一个冷静的理想主义者,不沮丧,不埋怨;能坚守初心,能奋己之力。定位自己是一个中华文化的传承者,相信文可化人,坚守高中语文课堂28年。

《红楼梦》被公认是一部难读的书,从作家生平到作品主旨,再到情节形象,太多问题搞得大家莫衷一是,于是才有了“红学”这一显学。但所谓“显”也大概仅限于学界,社会上的一般民众自认为了解的“红楼”大多是改编自《红楼梦》的其他文艺形式,而非曹雪芹的文学文本《红楼梦》。于是宛如以影窥月,以蠡测海,各种误解和偏见几乎左右了中学语文老师们对《红楼梦》的教学。

只看过三个小时的戏曲,就以为《红楼梦》只讲宝黛钗的三角恋爱,于是视早恋为洪水猛兽的大人们坚决认为这书极不合适中学生阅读;只看过电视剧,就觉得尽是些家长里短使性子斗气,于是那些恨不得让学生二十四小时做模拟卷的大人们坚信,这本书不值得去读。各种言之凿凿让《红楼梦》在很多中学校园里几乎没有藏身之处,只要现身,谁都有权利批评没收。

在一个应试压力较大的学校里,学生接触和了解《红楼梦》的机会很少,这直接导致了多数学生对这部书缺乏兴趣。一些之前读过的学生,也会因环境影响而渐渐远离这部伟大的作品。从这个角度上看,《红楼梦》在一个学校的处境和地位,其实可以反映这个学校人文环境的好坏以及应试教育的程度。

在新高考改革方案陆续实施的环境下,“整本书阅读”似乎成了一所学校实行新课程的标志。于是语文教师对《红楼梦》的介绍与导读在各个学校展开。但是,就像给别人介绍一道美食,尽说些永远正确的名词术语是很难让人感受到美食诱惑的。介绍的人,要真正喜欢那道美食,而不是仅仅尝过一次。

要反复品,体验食品与与舌尖、与齿颊、与胃肠触碰带给自己身体与精神的愉悦感。还要把这种充满了个人独特感受的愉悦感用充满感情的语言传递给别人。教师给学生介绍“整本书”也应该是这样的。各地的语文教师中都有一批“红迷”“红粉”,他们由衷地热爱着《红楼梦》,这份热爱会在日常教学中不自觉地流露出来,这种流露是对学生读“红楼”最好的激励和导引。

很庆幸,在西安高新第一中学,就有这样的一批以教研组长贾建英为代表的语文老师,他们把《紅楼梦》当做提升自己专业能力的最好资源、也当做滋养自己精神的最好养料。桌上常备,言语常提。这种不刻意的出现和自然流露的喜爱与叹服,成为对学生阅读最好的激励。不仅如此,《红楼梦》还成了假期阅读作业,成了考试内容。于是,也成了学生课余的谈资,更成了考试中高分作文的高频题材。一些家长看到可以获取语文高分,也逐步改变了对学生阅读红楼的态度。

在这样的氛围中,语文教研组利用“小家大作”讲坛,又将学生对《红楼梦》的阅读引向更高的层次。让学生走上讲坛,把自己对《红楼梦》的研究和理解分享给自己的同学们。这些小红学家们的观点可能还很幼稚,但这场活动、这些文章的价值不在于结果,而在于过程。

阅读了,研究了,表达了,聆听了,思考了。所有学生在不同层次上走进了红楼的世界。他们对红楼的理解是不同的,但这个过程中了解的红楼情节、认识的红楼人物一定会在他们以后人生的某个时刻显现出来,成为他们言行的一种参考。如果能起到这样的作用,那真是善莫大焉!

《红楼梦》中的服饰

贾宝玉是荣国府正统的嫡孙,在世袭官宦贾家中男丁的地位其实是很高的,但是宝玉偏生不爱四书五经经济仕途,整天在脂粉堆里打滚。根据书里的描写他长的并不英武神气,而是长的很漂亮,有小女儿姿态,再加上他本人的性格是温柔多情的。因此贾宝玉这个人物身上的女性色调会比其他的书里的男人要多。所以他的衣服都是比较艳丽而偏向女性化的。比如在颜色上,花纹上,都是凸显了他柔美的气质,温和的个性。

贾宝玉性格的核心是平等待人,尊重个性,主张各人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活动。在他心眼里,人只有真假、善恶、美丑的划分。他憎恶和蔑视世俗男性,亲近和尊重处于被压迫地位的女性。他说过"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与此相连,他憎恶自己出身的家庭,爱慕和亲近那些与他品性相近、气味相投的出身寒素和地位微贱的人物。这实质上就是对于自己出身的贵族阶级的否定。同时,他极力抗拒封建主义为他安排的传统的生活道路。对封建士子的最高理想功名利禄、封妻荫子,十分厌恶,全然否定。他只企求过随心所欲、听其自然,亦即在大观园女儿国中斗草簪花、低吟悄唱、自由自在的生活。"

凤姐

《红楼梦》问世以来,在红学史上面,对凤姐的各种评语是非常多的。比如说,认为她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把凤姐叫做“女曹操”,把凤姐称之为“胭脂虎”,就是母老虎。

这个恐怕是我们每一个《红楼梦》的普通读者都会有的一种感受。这句话其實也是从《三国演义》曹操那里来的,叫做“恨曹操,骂曹操,曹操死了想曹操”。曹操死了,《三国演义》就不好看了。

熙凤的服饰与众不同突出了她在贾府显赫的地位和咄咄逼人的气势,富丽堂皇的生活习惯,以及贾母对她的喜爱与信任。贾母对黛玉的话,更证明了这一点。贾母笑道: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辣货,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

凤姐的服饰与这一系列的行动,都向刘姥姥透露了一个信息:我是贾府掌权者!

王熙凤这身打扮,里穿袄外套褂下是裙,用料刺绣也很讲究,“缕金百蝶穿花”用金线绣的百蝶穿花图,“石青银鼠褂”银鼠又叫白鼠,背部褐色腹部白色,皮毛柔软,《元史·舆服志一》:“服银鼠,则冠银鼠暖帽,其上并加银鼠比肩。”;那么为什么这次凤姐穿着如此才素淡?

这是凤姐要给尤二姐施压。老太妃薨逝,贾敬去世,在国孝、家孝期间,不能有娱乐活动,也不能穿鲜艳的衣裳。凤姐这么做,是让尤二姐知道,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人,你尤二姐在国孝、家孝期间偷偷嫁给贾琏不符合规矩。另外凤姐如此打扮也是为了后来向尤二姐示弱做准备。让尤二姐以为,外面的传言不真,凤姐是一个好人,于是跟着王熙凤进了贾府。

薛宝钗

从宝钗半新不旧的衣服可以看出宝钗低调内敛,安分随时,守拙藏愚的性格。以及宝钗冷美人的低调美丽。

宝钗的穿着打扮是自然大方、端庄淡雅的,追求的是含蓄“不露声色”的美。可以看出,宝钗的出场服饰是以淡黄色为主的,棉袄是浅黄色的,棉裙是葱黄色的。在中国古代,颜色是分尊卑贵贱的。大概从明朝开始,民间“不许用黄”,黄色成为皇家的专用颜色。宝钗出场时,服饰颜色都是黄色系,给人以尊贵、奢华的感觉。但宝钗偏偏要调低色调,她的服饰都不是抢眼的黄色,而是浅黄、淡黄,一律都是半新不旧,不张扬,不出风头,却自带一种富贵之气。

从名字上直观来看,宝钗是“金簪雪里埋”,薛谐音“雪”,“丰年好大雪”,白色的雪,这正是宝钗所努力追求的一种“淡”,淡泊、淡雅,甚至于冷淡,但这只是宝钗外在的表现,因为埋在“雪”下面的却是一支金簪,金黄色的“钗”,富贵、高贵,甚至于宝贵,而这才是宝钗真正的内在的追求。

这首词原写作者爱慕一位美丽女子,可惜因缘不成终离散,佳人难再,空余怅惘之情。总觉得非常适合宝钗的爱情——上阕是对她的描述,“靓妆眉沁绿,羞脸粉生红”说的不正是图上的玉人吗?下阕恩义已决,似在隐喻宝玉的悬崖撒手,而宝钗纵然风情无限,也只是“酒醒长恨锦屏空”,所谓的金玉良缘,亦不过“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罢了。

作者也一定研究过色彩与心理学上的关联,所以书中不仅展现景物的色彩、服饰的色彩、更给人物赋予了性格上的色彩,每一种色彩都代表一种性格。赤霞宫的神瑛侍者宝玉是赤红色,绛珠仙草黛玉则是跟赤红色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青绿色;而宝钗则很隐晦,她是外表暗淡的素色而内在却是明亮的金黄色,淡中之艳,素中有金。

林黛玉

这是人们一提到凤姐就会想到她如神仙妃子般奢华的装束。黛玉初见凤姐时,凤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ch)璎珞圈。王熙凤每次出场的服装都是富丽堂皇。刘姥姥见凤姐时,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秋板貂鼠昭君套。作者对凤姐服饰描写得如此细腻,就是为了突出凤姐的管家奶奶地位和她火辣、张扬的性格。以及凤姐那种靓丽、飞扬的美丽。作者对宝钗的服饰是这样写的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从宝钗半新不旧的衣服可以看出宝钗低调内敛,安分随时,守拙藏愚的性格。以及宝钗冷美人的低调美丽。下雪天,邢岫烟的服装描写是这样的“邢岫烟仍是家常旧衣,并无避雪之衣。”邢岫烟的服饰表明了邢岫烟家拮据的经济状况。

林黛玉进贾府时的造型,严格说起来,她身上穿的衣服应该算是一套丧服,其时黛玉之母新丧不久,因此此衣的色调极其淡雅,特别是这件白色披风,以轻纱为原料,剪裁简单,唯一的装饰便是下摆的那一枝梅花,枝干倨傲色泽清冷,而纯手工的刺绣更见气度不凡.绿色梅花有称绿萼,珍贵少见,与黛玉"世外仙姝"的身份不谋而合。

黛玉的造型主旨可以归纳为两个字:清,雅。衣饰色系浅淡,主色调为白,蓝,粉红三色,目的在于表现人物的个性之纯澈。衣饰花纹也少用俗气的缠枝,连理等繁杂花样,以梅,兰二花为主要方案,梅之冷艳,兰之馨雅,恰是黛玉倔强又幽雅的最好表现。面料多用纱,绢,丝,绡等贵重的轻薄面料,很好表现了人物个性的轻盈飘逸。


资助
'); })();